社论:竞消委应避偏袒官联企业之嫌

职总创优企业合作社(NTUC Enterprise)将收购Kopitiam集团,视之为符合职总履行社会使命、提供国人可负担的餐饮服务。

与此同时,私召车巨头GRAB收购优步业务,却被竞争消费委员会,判定为违反竞争法,两家公司被罚1千300万新元。

虽是不同个案,但要说上述两起收购交易,同样削减市场的竞争力,值得进一步论证。但,为何两件个案受到的待遇和关注截然不同?

职总企业,正是旗下职总社会企业(包括职总富食客)的控股实体、唯一最大股东。职总富食客经营14食阁、10间咖啡店和9座小贩中心。

KOPITIAM集团旗下则有56家食阁、21间咖啡店、管理三个小贩中心和两个中央厨房。并购KOPITIAM 集团,意味着职总企业几乎垄断本地小贩饮食市场。

若把职总旗下的平价连锁超市(Fair Price)算在内,职总集团实际上已经垄断了从原料到熟食的整条食品供应产业!新加坡竞争监管机构是不是应该好好检视,这种违反市场自由竞争的垄断行径?

如果GRAB和优步并购违反竞争法,职总企业收购KOPITIAM岂能不闻不问?后者并购对市场的破坏比起GRAB优步合并,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可以理解GRAB优步合并,使本国私召车共享科技为单一企业独享。但须知不是所有国人都有使用这服务。

垄断餐饮冲击更大

相比下,“民以食为天”,职总企业收购KOPITIAM垄断大块饮食市场占比,直接影响很大部分老百姓如何解决三餐填饱肚子的问题,怎么看,它带来的冲击都比GRAB并购案来得高!

职总企业声称,收购KOPITIAM有助降低食物价格,但如何监督?不要忘了,职总集团是有利可图的公司,又该如何确保,这是以牺牲国人消费选择为代价,提高公司利润的行径?

新加坡监管机构理应公平执法,不该等闲视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让人误会只有官联公司受偏袒,也有损政府的信誉。

撰文:G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