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野村控股官网截图

社论:怎能不避嫌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再次成为众人焦点:他澄清自己的职务并没有领薪,在2011年卸下内阁职务后,仍热衷为民服务。

但是,他没有告诉民众的是,他目前仍是国家金融管理局的高级顾问,同时也是野村控股公司的顾问团之一。

同样,吴资政只告诉了我们事实的一半。他并没告诉我们,他还领着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约19万元的年薪,以及退休金。至于他身兼其他顾问职是否有津贴,我们不得而知。

这也带来一个根本问题:一些政治人物在卸下职务后,仍能够在其他机构乃至私企受委,更不用说那些纸将军们,在退役后就被安插在一些官联机构。从军旅走入官企,在踏入政坛,似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吴资政或许不明白,为何人民会对部长薪资议题穷追猛打。

一些网民就已提出精辟见解:老百姓不关心你到底是不是千手观音、做得到的话,身兼百职都行。

但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裸薪”的机制– 是否能公布朝野政治人物的每年薪资和总体所得(包括花红),以及在其他团体组织是否有担任任何职务,如有,薪资多少?

裸薪,不只是为了避免官员贪腐,才假借高薪养廉为借口,为自己许以高薪。裸薪也意味着透明化,政要是要公布财产的,人民公仆拿多少薪水、是否还有其他额外收入,一切坦荡荡,开诚布公给老百姓。

要么,就每年公布所有部长、议长、朝野议员的薪资财产,包括身兼顾问职是否领津贴,也要公布。由政府公布以正视听,这样就能省却民间无谓的猜测和流言,不需要老百姓整天乱猜。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我们除了有一份2017年内阁成员薪资检讨报告,含有部长薪资计算方程式,对于政治职务者的薪资透明化,做到真正裸薪,仍还有很大距离。

要么,为避免民间指责政治人物私相授,透过政治委任来奖励特定人物,即使民间组织主动举荐,也应懂得避嫌,新加坡人才济济,不愁找不到人来接任这些民间或私企组织的职务。特别是提拔更多青年才俊。

看看我们隔壁家老马,在接任首相后不久想兼职教育部长,立即成为众矢之的,最后只得不了了之;至于后来接任教育部长职的马智礼,因为受委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也被学生组织炮轰干预学术自由。

懂得避嫌,是为了避免利益冲突,若然政府一日不公开政要的薪资收入实得,就无法让民众信服,同样的议题还会争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