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Nas Daily脸书

爱哭鬼和近乎完美的国家

脸书时评专页The Alternative View,撰文批评部落客亚新(Nuseir Yassin),如果认为新加坡真是“近乎完美的国家”,那就尝试亲自体验成为公民所承担的负担:

  1. 买一间屋契期限仅剩一半的二手公共组屋
  2. 服两年半的兵役
  3. 把自己薪资37巴仙存入中央公积金
  4. 只能去政府医院和综合诊所。(如果耐心等候5至七个小时,可以进C级病房)
  5. 每天在繁忙上下班时段乘搭捷运通勤

事缘,亚新录制短片,赞扬新加坡为“近乎完美的国家”,短片中指在许多国家无法解决许多课题,新加坡人都有智慧办到,短片也邀请总理李显龙入镜。

对亚新的影片国人褒贬不一,有者认为,亚新的影片也中肯地反映了社会现实:财富不均、严格的社会管制和高昂物价等,但也有者指控,亚新收了广告费,来替当权者包装政绩。

对于这些指控,亚新直接针对The Alternative View,要求他亲自体验新加坡公民的难处,给与如下回应:

我有更好的点子:

不如大家去稍微体验生活在中东的滋味?

也许当一个以色列的阿拉伯穆斯林,就像我一样,一辈子被当成二等公民。

试试在有火箭炮在你村落附近炸开的夜晚,还有警报声令你无法入睡;

还有每隔几年就和邻国开战。

试试看,就因为你的出生(不是犹太人),摆在你眼前的选择很少。

试试看活在一个国家生产总值比贵国少40巴仙的地方。

这就是我生活的国度。比起生活在中东,我很乐意乘搭你们有空调的捷运。

我的旅途教会我的一件事,就是许多人缺乏视野。新加坡人有太多人缺乏视野。

我自费从巴布新几内亚飞到新加坡,来宣扬我的信念。现在我在中国摄制类似的短片。我很乐意带你走出你的泡沫,看看外面的生活。

但老实说,我不会聘请你,我和爱哭鬼相处不来。

这名出生在以色列的穆斯林,为新加坡制作的短片,显然引起国人的热议。特别是当近期百物上涨、国人生活负担日益加重,他从一名老外的角度,认为新加坡还是“近乎完美”的,自然无法令一些国人苟同。

只听好听的话

有人称赞新加坡,自然一些官方和主流媒体,会挑主子们爱听的好话,大事宣扬亚新短片里繁荣、“近乎完美”的新加坡,正是执政党53年来的政绩。

但是,对于亚新短片中采访的新加坡公民,从他们口中说出对物价的隐忧、对于42巴仙年长者退休储蓄不足、没有最低薪金制等,这些对执政者不利的普通公民观点,就绝口不提。

看亚新更早前的视频,就指出,普通新加坡民众根本不是老外眼中的“疯狂亚洲富豪”,普通青年平均3千元的月入,要付还1千200元屋租、约两元一趟的公交、七元伙食等日常生活开销,我们的生活只是“过得去”。

新加坡不乏国际视野人才

不过,亚新回应,新加坡有太多人缺乏国际视野,这点我们就得反驳。事实上新加坡地灵人杰,而且人才济济,要说一位和巴勒斯坦穆斯林最有渊源的代表人物,非洪瑞钗医生莫属。

相信亲眼见证战火无情、以色列军队暴行的洪瑞钗医生,最能体会亚新对于靠近战争的不安感。跻身新加坡女性名人堂的洪医生,至今仍无法回到故乡,但就是这名看起来瘦弱的新加坡妇人,仍在为巴勒斯坦的人权默默奋斗。

或许国人会告诉亚斯,不是所有新加坡人都是爱哭鬼。为何我们会如此严格看待社会议题?正是国人在面对各种挑战中,所磨练出来的务实、理性和精益求精的精神。

谁才是爱哭鬼?

所以,大部分普通新加坡人,都不是刻意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如果不是热爱这个“小红点”,我们就不会恨铁不成钢,精益求精,希望这个国家可以更美好。

所以,我们都不是爱哭鬼,那么谁才是?似乎还有一些高官,一点点民众批评都受不了?不容许民间有反对的声音,定然用恶法或舆论来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