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国会研究蓄意散播假消息特选委员会,在报告中指出,历史学者覃炳鑫“撒谎、自抬身份“、罔顾那些否定他虚假指控的资料,事后也没遵守自己的承诺,说明自己如何已间接核实了相关资料,才作出指控。

覃炳鑫虽有提供口头陈述,但是委员会以前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为由,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的意见。

律政部长兼特委会成员尚穆根向媒体表示,委员会的结论是,覃炳鑫谎报自己的学历和学术职位,因此他的陈述不可信。

覃炳鑫也辩称冷藏行动不存在对国家的安全威胁,当他被质疑时,却承认没有阅读或没有将马来亚共产党资深党员的论述考虑在内。最后覃炳鑫也没有提供文件,跟进他所提出的论述。

对异议者的人格诋毁

此事也立即引来公民组织的炮轰。前学运领袖、流亡异议份子陈华彪就批评,这是针对我们最优秀、最勇敢公民的另一次人格诋毁行动。

“新加坡的统治集团,真的往污秽的地沟钻。现在被行动党诬陷为骗子,竟然成了一种荣誉的勋章。尚穆根、选委会和你的跟班们,都应该感到可耻。”

他直言,如果行动党非得以这种手段来延续权力,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新加坡。

“要不然,只有人民才能把国家从这群卑鄙小人的手上拯救过来。”

覃炳鑫资历受牛津大学认可

许多网民都替覃炳鑫抱不平,也把今年四月,由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的联署声明,上载到留言中。声明中称,覃炳鑫是东南亚项目协调员,也是信托委会成员之一,他是研究新加坡上世纪50-609年代独立斗争的历史学家。

”自2011年在牛津大学完成博士学位以来,仍继续进行研究,特别是审视英国政府在当代的文件,并向大众发表其研究发现。“

声明称,覃炳鑫的研究已经通过牛津大学严厉的审核标准,也受到数位本区域历史学者的检视。

读者Li Liang在陈华彪的贴文留言,也认为只有颁发覃炳鑫学术资格的机构,可以否定他的资历,否则没有任何国家或机构可以这么做,更别说是一个国家部长和他的跟班们。

在学者搜寻网也可搜索到覃炳鑫的个人资料研究报告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覃炳鑫博士的学术同僚,都已现身说法认可其资历,甚至他的研究是公布在牛津大学官网的,如果政府和特委会还是不信,致函向该大学和相关机构核实,也不是很困难的事。

问题是,即使事实明摆在眼前,只因为覃炳鑫说了不是很”政治正确“的修正主义历史事实,有人就急着想抹杀后者的信誉,藉此减低他对当权者和官方论述的杀伤力。

质疑覃炳鑫历史观

为研究应对网路上蓄意散播的假消息,新加坡政府从2018314日至29日,国会特选委员会召开公开听证会,广纳谏言,收集公民组织意见。在最后一天,却上演成律法部长尚穆根针对覃炳鑫的审问。

然而,覃炳鑫提到1963年冷藏行动和1987年光谱逮捕行动,目的在于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批评人民行动党和前总理李光耀,才是假新闻的散播者,引起尚穆根等人围剿。

针对上世纪50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散布?左翼份子是否受马共唆使企图进行不利新加坡的政治活动,才有必要进行逮捕行动,覃炳鑫和尚穆根展开六小时的审问拉锯战。

在过程中,尚穆根以“是或不是”、“同不同意”、“你有读过这些资料吗?”“对与否”等威权式的提问,无意与覃炳鑫对话,过度简化复杂的历史争议,其背后意图,是要质疑覃炳鑫历史研究的正当性和理据。

纵使理念不同,身为听证会见证人,他理应获得应有的尊重,而不是如同嫌犯上法庭般遭到盘问。

来自全球284名学者、由英国伦敦玛丽女皇大学的里约翰教授发起的联署声明,致函给国会副议长张有福,关切新加坡对待学术自由的立场,抨击特委会滥用国会听证会的平台,对于不符合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历史观的研究和批评就行攻击和践踏,因为只有覃炳鑫一人接受了六小时、数个部长车轮式的审问。也要求特委会向覃炳鑫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