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图:外交部长维文和教育部长王乙康,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导游”,导览新加坡;右图:覃炳鑫博士赠书于敦马。

只准部长陪正恩,不许百姓见敦马

针对历史学者覃炳鑫和前学运领袖陈华彪律师等人探访敦马一事,我国内政部长善穆根在本周日接受记者访问,他是如此看待此事的:

“我(对覃炳鑫拜访敦马)感到失望和遗憾,我们可以有不同意见,这是人民的权利,但我们不应邀请外国人来干预我国内政。这是肯定不行的。”

他举例,覃炳鑫在脸书中张贴与敦马握手合作,并将他撰写评论新加坡课题的著作送给敦马。

“他邀请马国首相敦马,在东南亚人权和言论自由课题,扮演领导角色。我想,这很清楚是什么意思。”虽然韩俐颖说,这是针对整个东南亚,但善姆根说,新加坡就处在东南亚。对他而言,凭着几位公民个体和敦马见个面,就足以对国家主权构成威胁。

就连新加坡外交部前常务秘书比拉哈里,也质疑覃炳鑫对国家的忠诚。他也一口咬定覃炳鑫拜访敦马,邀请他关注领头推动东南亚的民主和人权,就是邀请外人干预我国内政。

覃炳鑫博士面对这几日各界的挞伐,在脸书澄清本身热爱这国家,却被比拉哈里质问,“你爱的国家和人民是哪一国?为何不直接说明?”

对此,比拉哈里还慎重其事地翻出陈年旧账,把覃炳鑫过去数年,在脸书发表的贴文作为证据,指责后者“扭曲历史”,在帖文中重复使用“马来亚”一词,同时也热切期望“能克服狭隘政治,有一天能与马来亚的兄弟姐妹们重返应有的地位。”

见过敦马就是叛国?

在上周30日,覃炳鑫和数人一同前往吉隆坡拜访敦马:被剥夺公民权的前学运领袖陈华彪律师、记者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和马国社运份子希山慕丁莱斯。

事实上,在会面后,陈华彪也接受马国媒体采访,清楚表明数人都是立场不同的非政府人物,会面目的是为了了解敦马对马新未来关系的看法,并邀请他出席计划在明年于马国举行的一场有关深化民主基础课题的演讲。

陈华彪表示,在敦马领导下的希望联盟政府,成功绊倒执政超过半世纪的国阵政权,带来的最大启发,就是我们在有生之年,用选票的力量带来改变是可能的。

”马国变天形同启发灯塔,将为包括新加坡等其余东南亚国家,开拓开放民主空间带来积极影响,“他相信马国可作为民主样板,例如强大非政府组织净选盟等组成同一阵线,509选举也告诉新加坡人,改变是可能、并不可怕的。

打压非政治正确论述

几个”刁民“与敦马见面长达90分钟,比总理李显龙与敦马会面对30分钟时间还长,当权者当然不是滋味;更重要的是,这些要求更开放民主空间的”非政治正确“论述,触发建制派神经紧绷,再再显示行动党政府骨子里的大家长心态:岂能容许几位”刁民“在外头胡说八道,还要借外力来撼倒政权?

于是,就有马林百列集选区国会议员谢健平急着护主,率先批评覃炳鑫见敦马”不怀好意“,断章取义指涉后者邀请敦马为新加坡带来民主。加之配合亲政府网军的攻击抹黑,凡是见过敦马的,都变成了”叛国贼“了,甚至透过网军炒作,合理化以恶法来对付异议者。

谢健平摆乌龙 网军失声

然而,当民主党作出澄清,维权律师张素兰已非民主党员,谢健平才知自己已经摆了乌龙,立即在本周一在脸书致歉。(不过他未对覃炳鑫致歉)公民组织批评他搞不清楚状况,身为研究网络假消息特选委员会成员,自己却混淆事实。

此时,主流媒体未大肆报道谢健平摆乌龙致歉,连先前陪着谢健平瞎起哄,轰轰烈烈声讨”叛国贼“的网军也跟着一起被带到”荷兰“,全体哑然。

然而,谢健平的失言已造成伤害,甚至记者韩俐颖因此遭到死亡恐吓。张素兰也表示,甚至有网军指控她是卖国贼,而且应该继续在内安法令下被拘留。

印证新加坡民主空间待经营

从覃炳鑫因为和敦马见面,就被建制派集体围剿和挞伐,甚至被网军恫言要剥夺公民权和以内安法令对付,反而更加验证,我国的民主空间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前路荆棘。要打造一个”刁民“可以和国家领袖平起平坐、对于历史和国家前景有不同诠释也不会被对付的社会,我们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

覃炳鑫曾在个人脸书这么澄清:

“任何指控我是卖国贼的说法都是荒谬的。我爱我的国家,我相信民主、人权、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能让新加坡变得更好。我会继续秉持这些价值观,尊重每个个体的尊严和权利,继续为国家斗争。

我也相信建立在互相尊重基础上的交情。马来西亚现在已是东南亚区域的”民主灯塔“。我也向敦马表达了我们的感受。”

覃炳鑫:新加坡要走自己的民主路

他也重申自己在马国柔佛一个论坛上的观点:我们不许复制马国的变天,新加坡应该走出自己的民主路。

”要解决新加坡的问题取决于国人。但这不阻止我们戏曲其他国家的经验,让我国做得更好。人权价值是普世的,也一直渴望提升我们的民主素质。“

很显然,覃炳鑫的诉求,是呼吁国人反思国家当前政局,借鉴他国人民争取民主的经验,来改变国家。至少对小编而言,从字里行间,实难看出他有何”谋反“意图。

要知道,不同国家不仅是政府之间,即便是民间组织针对民主和人权议题的交流,时来有之。例如旅英美大学生群体,拜访当地政治人物,观摩当地选举,都属正常事。

与他国领袖交流属常态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以高压独裁政权治国,在联合国有不良的人权记录,但是新加坡政府为了助力推动亚太区和平,不惜砸下近两千万新元重本,答应促成美国总统川普和金正日,在新加坡会面。间中外交部长维文和教育部长王乙康也略尽地主之谊,带金正日浏览狮城夜景。

即便如此,也不会有民众认为,我国政府已经干预了朝鲜或美国的内政。

也许是陈华彪和覃炳鑫等人,有意借鉴马国变天经验,推动国内民主进程,踩到建制派的痛脚,所以急忙派出谢健平等人抨击抹黑,甚至质疑他们对家国的忠诚,这也显示,建制派无意与民间推动民主的公民组织对话,对于国家前景和历史论述的诠释,从来只容得下官方说法,一切非政治正确的民间声音,都被扫到地毯下。

政府邀请独裁者来访,可以;但是老百姓出门,和邻居的老家长见个面,回到家就要藤条伺候。简言之:只准部长陪正恩,不许百姓见敦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