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李悦一家的境遇也被刊载在《新明日报》封面。

丈夫心脏病骤逝 被指没呈报病历无法索赔

德士司机因心脏病身亡,申请家庭保障计划(Home Protection Scheme)赔偿,却被告知无法索赔,理由是他在购买HPS时,未呈报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疾病。

德士司机佘春华的遗孀李悦,昨日在《联合早报》撰文分享的经历,引起网民愤慨:李悦称,其丈夫在五个月前载送客人,在高速公路行驶时心脏骤停,但仍用尽最后一口气把德士停在路边,车子和客人毫发无伤。

李悦在这篇题为《我们家的悲凉中秋》表示,丈夫被送到加护病房,她挣扎着是否够负担医药费,最后只好选择拔管送走了丈夫。

面对丧夫之痛,邻居提醒她仍可向家庭保障计划索赔,还能保住房子。公积金局官员也安慰她,已展开索赔程序,不过仍要按时缴交每月1100元的房贷。好心人借了5千元给她,才勉强撑到今天。

但是,临近中秋节时,她却收到公积金来信,指佘春华当初购买HPS,没有呈报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病,不能索偿,结果李悦只领到公积金局退回的269.46元保费余额。

“信政府才签下保单”

“我丈夫是在建屋局签下HPS的,如果有关人员询问,他不会故意隐瞒自己有慢性疾病病史,医院有记录,他也隐瞒不了。现在承保方如何证明签购HPS时已经询问他的健康状况,如何证明已经解释有关条款?当他走进政府部门大门时,他相信这份保险是政府提供的一份保障,跟政府签文件无需怀疑,现在人走了,还落个“不实”的语垢。”

佘春华的HPS保费在去年涨至1382.16元,李悦认为假设丈夫还在世,可能还继续交保费,保那根本不会兑现的海市蜃楼。

李悦被《早报》刊载的原文。

德士公司只保车和“活跃”司机

另一方面,德士公司的“效率和冷静”也让李悦感到心寒。她指出,丈夫逝世后,德士公司便来函说已拖回德士,惟找不到车钥匙,还被索讨了25.58元的“修理费”。

“丈夫去世一个月后,德士公司得运(Transcab)告知,保险只保车,不保司机。领回丈夫遗物现金卡、一叠转账收据、纸巾、水瓶、佛经光碟,拎着这总结了他职业生涯的袋子,走出德士公司,满心空虚,满心苍凉。德士公司没有给司机买保险,是否合法?”

较后,得运也电邮媒体解释,佘春华的车子在4月10日车祸当天被拖回公司,因为住院期间不再还车租,为此佘春华不是“活跃”司机。公司的保险政策是,只有活跃司机才受保。至于修理费公司已注销不计。

佘春华和李悦育有两名孩子,21岁女儿目前就读新跃社科大学(SUSS)商学系第一年,下月就得缴交4千260元的学费。八岁小儿则念小学二年级,一家人住在武吉班让的五房式组屋。

网民建议应追究下去

这起报导在中文媒体和一些脸书论坛也引起读者共鸣,有者对于李悦一家境遇表示同情,也认为此事应继续和公积金局追究下去,关键在于其丈夫当初申请HPS时,相关人员是否也涉嫌简化申请程序,是否有尽到提醒保户需提呈医疗记录的责任?

根据公积金局官网,阐明家庭保障计划,旨在让那些不幸遭遇死亡、严重疾病或残疾的公积金会员和他们的家庭,仍能保住他们的组屋。

其中也阐述需申报个人的健康状况,例如过往病史、有无进行过手术和是否有任何生理或心理上的障碍。

图源:公积金官网

网民反映,建屋局的家庭保障计划是强制性的,现今买组屋也被要求进行体检。网民也积极分享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