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报告》主编被列黑名单 内政部应解释是否涉外国政治干预

撰文:Jolovan

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调查记者克莱尔(Rewcastle Brown)日前在离境新加坡时,为移民与关卡局“短暂拘留”。

《砂拉越报告》日前在官方脸书揭露,克莱尔在本月15日凌晨1时,在兀兰关卡准备前往马来西亚时,接受移民局官员的盘问。似乎有人在2016年,将他列入黑名单。

执法人员对此也感到困惑,随着克莱尔澄清此事涉及揭发一马发展公司案后,官员与她握握手,克莱尔也能自由离开。

官员也建议她将被列入黑名单的神秘疑窦反映给有关当局。

克莱尔是在上周五,在新加坡推介其新书《砂拉越报告》。

克莱尔因为揭发一马公司丑闻,曾被马国前朝政府通缉,在2015年8月发出通缉令,指控克莱尔散播假消息和“破坏议会民主”,令巫统领导的前朝政府信誉受损。

但是随着5月9日马国变天,政权交替,她的通缉令才被撤销。

随后,移民与关卡局也澄清,克莱尔并未被短暂扣留,只是与后者进行“简短盘问”,这是例行的移民清关程序,记录也显示她在16分钟后即离开新加坡。

尽管不会限制克莱尔出入境,但是移民局在回应媒体质询时,也没有釐清为何前者会被列入黑名单。

在去年9月,本社总编许渊臣也有被警方限制离境的经历,事后警方证实,前者因为声援被死刑处决的马国公民普拉巴嘉兰,被指控参与非法集会,而在接受侦查期间遭限制出境。

“必须强调的是,除了扣押涉案人护照,警察没有权利限制人身出行自由,这是非法的,移民局应该向警方求证并告知,我正被拘留在关卡处。”

通缉克莱尔含政治动机

内政部应当解释,为何克莱尔被列入移民局黑名单。不久前,社运份子范国瀚也在马国关卡被短暂拘留,发现他被列入国际刑警组织黑名单中。或许也和他在面对数项法庭诉讼有关。

在2015年11月,克莱尔甚至被迫取消出席在新加坡举行的研讨会行程。她收到马国传来消息,指马方执法人员得知其行程,并准备拘捕她,也有马方军机绕到实里达机场“恭候”克莱尔。

这不禁令人起疑,即便知道通缉克莱尔含有政治动机,我国当权者是否仍为虎作伥,与马国前领导纳吉合作,逮捕克莱尔?她是因为这样才被列入黑名单吗?即便马国希盟政府上台至今,也未把她从黑名单中移除?

对于克莱尔被列移民局黑名单的疑窦,内政部应给与合理解释,其中是否存在外国政治势力的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