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迪卡世代更关注医疗负担

在本月19日的国庆群众大会,我国总理李显龙发明了新名词—“默迪卡世代”,来称呼所有出生于1950-1959年之间的国人,并指出他们也会如同“建国一代”般,获得政府分配辅助配套。

李总理表示“默迪卡世代”的援助配套具体细节到明年才会公布,不过援助的数额预计不会比总值80亿的建国一代辅助配套更多。

《海峡时报》今日一则报导,指出默迪卡世代的隐忧–退休后没有足够的积蓄。

报导指我国默迪卡世代人口总数达48万2千200人。其中23万7600人为女性,24万4600人为男性。

目前在曹氏基金会担任柜台接待员Cecilia Ho,今年62岁,坦言自己从事非高薪工作,认为个人储蓄仍不够。

担心患病,只好工作多存钱

她当年在获得O水平文凭离校。报读书记课程并在18岁时获得工作。从打字员做起,而后当上速记员,最后当过秘书。

Cecilia Ho表示,如果她不幸患上重病,所有的积蓄就没了,只好积蓄工作希望多存点钱。

她有三名子女,一名尚在求学,其中两位已出来社会工作,不过也不是高薪职业,何况他们还有自己的经济负担。

据劳动力人口普查显示,在战后“婴儿潮世代”,即9148年至1957年期间出生者,有9巴仙都有大学毕业;40巴仙拥有中学学历和15巴仙持有文凭获技能职业资历。

相对下,在1948年前出生的人士,只有4.3巴仙是大学毕业生,23巴仙有中学资历以及8巴仙具备文凭获技职认证。

前官委议员苏英女士认为,虽然默迪卡时代大多能接受完整教育,但也有许多人为了工作养家,选择缩短求学的时间和机会。

前官委议员、女权工作者苏英

这致使他们的教育程度不高,找到的工作薪资也不太理想。

他们大多在1970年代踏入劳动市场,当时我国刚独立不久,加之英国部队过早撤离我国,加剧经济不明朗和失业率高的情况。

在2017年6月的调查显示,1948年至1962年出生的世代,全职工作者中位数约为2千260元(未扣除公积金)。至于1958年至1962年出生者,可比收入为3千305元。

卫生部发言人则指出,默迪卡世代在去年的平均医保储蓄额为3万4000元。

惹兰勿刹集选区国会议员梁莉莉就指出,在其选区的许多默迪卡世代,与建国一代所从事的工作类同,也因此在退休时没有多少积蓄。

至于默迪卡世代女性群体比起男性,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也较少。默迪卡群体中几乎三分二具有大学毕业资历者为男性。

在1965年代,当时的男性劳工每周平均薪资为44元55仙,女性则只有27元。

对此,女权组织“新加坡成功乐龄女性倡议”(Wings)的创办人苏英就着眼提升迈入乐龄女性的能力和信心。

虽然具体的“默迪卡时代配套”仍不明朗,但他认为,多少能环节乐龄妇女们的担忧。曹氏基金会首席执行员Peh Kim Choo则指出,了解到为医疗负担挣扎的年长者能获得辅助,至少让关心此议题的国人稍微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