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废除消费税法案国会一读 9月务必落实销售税

马国政府于7月31日,在国会提呈三项税收法案,其中包括废除消费税法案、2018销售税法案和2018年服务税法案,并已经过一读程序。

上述法案是由副财政部长阿米鲁丁在下议院提呈,2018消费税(废除)法案,预计将在8月7日进入国会二读。

财长林冠英则呼吁反对党尊敬人民选择,不要尝试破坏联邦政府推动销售与服务税(SST),如果无法在9月1日开始落实销售税,就使政府陷入财务危机。

九月不落实  恐陷财务危机

“我们需要给人民和外资信心,确保我国政府财务运作顺畅。我们即便不满一马公司欠下的债务,但仍要偿还,因为这是政府承诺,如果跳票,会影响政府声誉和国际信用。”

他认为,要确保马国财务需要有盈余,销售税将成为收入保障。

假设9月仍未征收销售税,马国每个月将损失高达17亿5千万令吉的税收。

马国宣布在今年6月1日全国消费税调为0巴仙,而废除6巴仙消费税(GST)、重启销售与服务税(Sales tax & services tax),则是希望联盟政府的百日承诺之一。

不过,有鉴于国阵在上议院人数仍居多,也有隐忧国阵上议员以人数优势刻意阻拦销售税法案的通过。

在销售税制下,将对制造商品征收10巴仙,而服务谁征收6巴仙。

前朝国阵政府在2014年征收6巴仙消费税,基于征税层面较全面,税收每年可达440亿令吉。至于销售税(SST)估计仅为政府带来210亿令吉税收,理论上,等同将220亿令吉“还给”人民,但同时,希盟政府需填补废除消费税后的税收空缺。

在销售税法案下,所有制造商都需向大马关税局注册,至于征收范围,涵盖在大马制造的商品和任何进口产品。财长也将进一步鉴定哪些服务需要征收服务税。

只要年营业额超过50万令吉,商家即需注册销售与服务税。基于征税对象仅针对制造商和服务业,关税局估计,符合资格商家约为10万零400家,仅为消费税注册商家的四分之一(47万人)。

蓄意逃税者和帮凶,首犯将被罚款不少于欠税额十倍,或不超过20倍或坐牢五年,或两者兼施;重犯者罚款不少于欠税税额20倍或不过超过40倍,或坐牢不超过七年,或两者兼施。

销售税及服务税账单需要收藏长达七年,违例者可被罚款不超过五万令吉或坐牢不超过三年,或两者兼施。

马国消费税为何失败?

原本估计,大部分基本必需品都免消费税,对中下阶层冲击不大。然而施行后,却令大多数人认为倒退和形成对中下阶层不公平的现象。

大马财经杂志《The Edge》采访BDO税务服务总顾问赖施华(译音),后者认为,消费税原本就是较有效的税制,它更透明、覆盖层面较广,主要针对消费者征税,而不是商家。

但是,马来西亚实行十分复杂的消费税系统,既有许多免税或零税率商品,致使税法过于繁杂,商家遵守条规的代价也很高。

“消费税回扣成了关税局的繁琐工作,也增加商家的财务成本。再者,原本说好两年特赦宽限,以教育民众适应消费税,可是查账执法人员却已积极执法,都令商家感到失望。”

至于消费税免税项,也导致报税账目工作更为繁琐。对于需长时间回酬的领域,如基本建设和房地产,也受进项税回扣的拖累。关税局只会在收到产出税后,才批准商家的进项税回扣。这致使商家利息成本增加,转嫁消费者造成物价上涨,偏离了原本消费税的宗旨。

原本前朝政府预见需摆脱依赖石油收入,而推行消费税。不幸的是,在种种丑闻和舞弊事件发生,令民众视消费税为政府填补财务漏洞的管道,不满情绪也在三个月前的全国大选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