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止“tekan”文化呼声高 现假账号忙护主灭火

星期一,国防部长黄永宏在国会报告调查委员会结果,证实第一精卫营士兵在行军前晚被体罚,没有获得充足休息,成间接导致中暑身亡因素。
各大本地中英媒体皆报导,大部分网民除了惋惜年轻生命的离去,也不认同和呼吁检讨军中的“tekan”文化,甚至也有感同身受者分享经历,希望早日遏制不良霸凌风气。

不过,《网络公民》发现这些留言的网民中,却穿插着假账号,声称自己作为两个孩子的妈,感谢国防部采取行动。

这个名为Rosna Razak的假账号,留言道:组织群体庞大,难免会出现失误。但当局承诺将改善至少让我们看到一线希望。安息,年轻的孩子,感谢你为国家的付出。

另一网民Woo Soo Chen则指出,常年来已有多少霸凌个案发生,甚至延伸到其他机构,这种“tekan”文化必须遏制;但Liam Lee却认为,tekan已成军训的一部分,不可能让士兵成为经不起压力的草莓。

在《今日报》脸书,Rosna Razak也出现留言,指国防部的举措,可能一些人认为是做戏,但对于家长来说,至少看到有行动提升服役生涯的安全保障。

此外,还有另一账号Saravanan KumarRosna Razak一唱一和,声称从科学角度来改善军人的姓名安全,赞扬武装部队采取积极正面的提升政策。

Rosna Razak也辩护,这是国防部当前所能做的,也呼吁如果有遇上不公平的惩罚,一定要勇敢站出来。

在各大新闻脸书专页,都能看到这些网军,忙着为主子“辩护”。在《海峡时报》脸书专页, 也能看到Rosna Razak。这更令人怀疑,何以这名两名孩子的妈,如此执着,非得到各大新闻专页,特地留言赞扬国防部“英明举措”。

但进入其个人账号,却发现其账号是在今年三月才注册,也多关心本地政治经济新闻。至于另一账号Liam Lee,则捍卫国防部已作出澄清和尝试改善情况。

Liam Lee账号在今年6月才注册,只有五名脸书好友,他也同样和Rosna Razak一唱一和。此外还有Azli Ramli Regina Ow,也留言赞扬调查委员会调查报告全面,以及国防部勇于承认军中的不当体罚,并已采取行动。

本社发现,这些假账号都有个共同点:在近期才注册,大部分都订阅本地政治新闻专页。除了他们,几乎大部分网民都不曾大事赞扬国防部“英明”,而是关心当局如何遏制军队的不良霸凌文化。

在本社英语网站率先报导,揭露上述假账号后,这些账户都已关闭并失效。

我国政府为了杜绝需以散播的网络假消息,才在今年三月召开特别召开特选委员会听证会,收集民意打假新闻。那么如上述短期内注册的脸书账号,在被揭穿后又立即关闭,明显具有特定意图,政府又会否介入调查?

“tekan ”文化时来有之,除了李函轩,还有今年5月,民防中士郭俨进,同事为他庆祝退伍,将他放入泵井中导致不幸溺毙。进入服役训练,原本可磨练他们成为保家卫国好男儿,但是“tekan”过度,父母再也没机会看到他们的ah boy,蜕化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这些蔓延在组织机构、以上欺下的霸凌风气不可长,若然默不出声,只有更多的人受害。

原本这些不幸事件应严肃看待,然而,有心人士却以假账号混淆视听,意图为此事“漂白”捍卫主子正面形象,或是模糊焦点令读者淡忘这些不幸个案,但是悠悠众口,岂能封上?我们不能对不公不义默然对待,也要更审慎检视这种假账号,挟持公众舆论,把大家都“带到荷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