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建屋发展局脸书专页

装修工疑偷工减料 以报纸填塞墙内空隙

用旧报纸填充边墙空隙交差?建屋发展局昨日在其官方脸书专页,揭发某组屋单位的天台边墙的窗户边框,竟是以旧报纸填充,令住户怀疑相关组屋承包商在整修时,是否为偷工减料省成本,以报纸填塞缝隙了事。

在接获住户投诉后,建屋发展局派员前往视察,了解该单位是在1984年完成。有关住户在1999年时,为该天台处窗户进行翻新,相信是负责翻新工作的承包商,以报纸填塞连接窗户的边墙。

对此住户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近期他打算换薪窗户,在拆下窗户时,才揭发此事。

建屋发展局在帖文中表示,经过检查已得知有关以报纸填塞的边墙缝隙,未构成结构安全威胁,不过也立即进行修补。该局称目前仍在进行调查,一旦发现有关装修承包商有失误,会马上采取行动对付。

立即就有许多网民在有关建屋局贴文留言,除了要求彻查偷工减料一事,也再引起大家对组屋品质的关注。一些网民纷纷留言申诉,在装修厕所时,还有装修工斗胆问他,有没有多余的旧报纸,好让他可以填补墙壁空间。

网民May Ngway也表示,有次装修时看见工人也这么做,立马要求他们拿出旧报纸,用真材实料补洞。


网民:空隙是否本就存在?

不过,有者就提出质疑,装修工以报纸填塞缝隙确实错了,但原本的缝隙,又是从何而来?是否有关组屋单位刚建造时,墙内本就是中空的?

Lawrence Marshall则指出,填充旧报纸绝不是好注意,许多在中国和台湾的豆腐渣工程,就是因为发展商用旧报纸来填塞建筑物结构,而导致后来发生倒塌事故。

审视公共组屋问题

其实,这已不是第一次民众揭发组屋品质问题。在2015年宏茂桥第四大道组屋居民Josephine也揭发,在拆开门框时,发现里面填塞着1998年份的报纸。

图源:All Singapore Stuff官网

在今年初,榜莪坊(Pungggol Place)第302B座组屋,走廊墙壁出现神秘的直径半米大洞,房屋经纪陈国原向《薪明日报》申诉,该墙壁因为搬动挡在前方的鞋架被移除才被发现,但是洞口重合而来无人知晓。

洞里的空间甚至能放下一张方形小桌,从洞内网上看则是第二层楼天花板。由于担心小孩玩耍时钻进洞里,加之若洞内积水会滋生蚊虫,为此屋主只得向建屋局反映,要求修补墙壁。

此外,居民陆昱斌于今年2月撰文在《联合早报》分享,其中也点出他对现有组屋品质得疑虑:虽然建组屋速度比以前快了许多,但是建筑和装修品质不升反降。

现今引进的工人都有技术和经验,但造出来的房子外表美观却不耐住,他指出他的组屋不超过10年,但是厨房的地砖前两年突然隆起并爆裂。他检查几片墙砖,也发现是空心的,令人质疑组屋质量监管不够严谨,也没考量到天气冷热变化的影响。

至于住在大巴窑芬薇组屋(Fernvale Road)第407B的居民巴拉,则向公民爆料网站STOMP申诉,在今年1月14日,组屋外墙砖突然砰裂开来;此外还有多处组屋居民都有投诉过,地砖或墙壁瓷砖突然砰裂的问题,不一而足。

半辈子积蓄买屋,烦恼一箩筐?

我们这一代用大半辈子供完的组屋,据称可延续三代,三代后就得再买新房子,因为我们的屋契只有99年,最终是要归还政府作重新规划的。

以前建组屋慢工出细活,房子住了几十年也少有问题。现今,建屋发展局虽承诺不断提升组屋建设能力和品质,但是事实是近几年网民申诉的组屋问题也层出不穷,甚至发生组屋外围结构坠落这等可能威胁居民安全的情况发生。

根据建屋发展局网站,该局宣称有监管系统保障公共组屋品质,包括要求承包商在交屋前,必须根据建屋局品质监管员的要求,修正任何失误。再者,对于新住户都会给与三年的品质保证期,涵盖天花板、漏水和墙壁脱落等问题。

不过,“尽管品管过程严格,基于一些建材的属性和劳工技术等因素,仍可能存在一些缺陷。”意即承包商所使用的材料,以及建筑工人技术参差不齐,实难确保所有组屋的品质。

建屋发展局也提及,地板瓷砖崩裂,可能是因为在较高温(如中午)时期安装地砖,但如果没考量到热胀冷缩原理,天冷瓷砖会稍微萎缩,没有足够空间让每片瓷砖伸展,就容易造成崩裂。

无论如何,居住乃是基本人权,更何况每个公民,特别是打工群体,要花半辈子时间去供完一间组屋。每个人都希望住在舒适和安全的起居空间,李总理在群众大会要人民住得安心,如何改善组屋品管也是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