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1) 陈华彪:可做到,须有替代方案反制政府论述

本月18日, 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ENGAGE,在柔佛新山举办时事论坛,力邀柔佛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马国社运份子希山慕丁莱斯、新加坡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和新加坡前学运领袖陈华彪,齐聚畅谈新加坡是否能如马来西亚促成变天?(Can Singapore do a Malaysia?

陈华彪律师,在1974年因声援劳工权益触动政府神经,而被判暴动罪名入狱。出狱后辗转流亡海外,但一直以来仍心系祖国民主进程。

陈华彪对于新加坡是否能“仿效”马来西亚,促成变天,他认为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也应该用新加坡的模式达成,不过就目前来说,形同“不可能的任务。”

当前变天“不可能任务”

首先要回答,为何要用大马的方式变天?陈华彪说,社运份子要求更多的民主空间,但无法提出替代方案、人民行动党的强力论点,就是他们是最有效率和表现的政府。而且这不只是在论述上,实际上对于选民来说,特别是低收入群体和批判性选民,政府确实交出亮眼成绩。

为此, 在社交媒体上,各种批评,前总理吴作栋说赚钱50万是庸俗的。引起热议。精英得薪太高。

选前派糖果,稳住组屋居民

陈华彪发现,社交媒体上热衷抨击一些时事课题,例如前总理吴作栋捍卫部长高薪成为众矢之的;而最近的关注,就是人民对公共住宅的忧虑。

陈华彪很肯定,人民行动党在来届选举前一定会找到方案,例如为屋契限期剩下30年的居民,特别延长屋契期限达10年。

“只要每隔五年都这么宣布,保证85巴仙居住在公共组屋的人口满意,他们的执政首名就可以一直延长下去。”

陈华彪强调,如果我们只是停留在争议当前时事议题,新加坡达到变天的机会极微。

70年代经济不景时期,有论述要人民在国家进行工业革命时,勒紧裤子共度时艰;但是来到今天,新的论述是:政府没有欠你,如果你陷入贫穷,你的孩子英国照顾你。

陈华彪说,这些论述都强调:人民是为经济服务的,而不是经济发展服务人民。

“租赁问题也是一样,不是政府不知道,我作为律师,也明白什么叫“租约”:99年到期就归零。但不久前,他们还承诺,你还有屋子可以卖、还有产业可以维持生活,这可是神话。”

陈华彪说,如果有人有创意的话,就该为公共住宅政策提出新论述,去说服85巴仙住在组屋的人口。

吁出台捍卫人民权益论述

“另一点,为何出现违反法治的情况?整个宪法都被骑劫,都是为国家服务。新加坡一直在强调国家主权,为何不去争论要争取会人民的主权?为何不宣扬,捍卫个人主权也是重要的?”

“作为律师,每天我都在根据各种规章合约等做论述,其实都大同小异,国家必须重个人的权益、要尊重家庭的权益。但在新加坡,宪法却被诠释成国家限制公民权益的特权。”

陈华彪说,必须拿出有说服力的替代方案,来反制政府论述、说服选民。他也建议,大家可参考不久前他与多方社运份子拟定的《东南亚人民宪章》,从中提出把主权交还予民的论述。

“有很多人同情我被政府剥夺公民权,但我也同情新加坡人,因为他们还没发现他们正失去他们的国家!”

陈华彪说,已故李光耀以滨海湾金沙酒店为荣,但我们似乎忘了,很快我们的身份认同就快被金沙酒店取代。

他抛出问题,什么是新加坡价值?国人要怎样的新加坡社会?我们自豪透过垂直城市规划,我们的岛国可以容纳千万人口。可是似乎没人思考,如此庞大人口挤在有限空间,对于居民生活的影响。

他举例挪威,控制人口在4百万。在麦当劳工作的员工,可以获得每小时2427欧元的时薪,几乎是伦敦时薪的3倍。对此形成的社会影响是,挪威人愿意在麦当劳工作,也不需引进外劳。

思考:要打造怎样的新加坡社会?

这不是宣扬排外主义,但很多社会都需要考量国民和新移民的占比,它会形塑整个社会的墨阳,乃至影响选举。

如果新公民只是为了护照,你得好好想想国家的未来。他说,在伦敦遇过许多新移民,也曾协助很多华裔领公民权。为此很了解这些新移民的思维是图利的,今天可以在这里,隔天就可能想搬去别的地方。甚至有者想放弃英国公民权,因为如果维持中国公民权,就可以获得祖国拨给一块土地。

陈华彪说,变天不只是换政府、赶走现任领袖。

他分析,大马能够成功变天,马哈迪不是关键,而是长期民间运动逐渐成熟的成果,如果没有公民组织推动、如果政治人物不肯公民组织与合作,难以成事。

相对下,新加坡没有太多公民组织,即使有,也不太愿与政客合作,或者政治人物不会去参与公民组织活动。大马人对社运的思维不同,他们能为共同理念团结,这是新加坡缺乏的因素。

马国经验:政党、公民全体为共同理念合作

另一点就是,为何当前是暂时是不可能任务?因为许多社运份子或批判主义者,会批判政府或其他人做不到什么,却很少人会反思自己应该做什么。

“但我们看到上届大马国选,为了打倒巨人,大马国民愿意自掏腰包买机票回国投票,或者捐钱给反对党,为此他呼吁国人去思考,除了把责任推给别人,一定要问自己,可以为现状做些什么。

另一方面,陈华彪提醒,人民行动党并不如马国前首相纳吉,透过盗窃政治取得丰厚资源,可是却透过人民协会牢牢操控草根活动,这可是动用纳税人130亿元拨款资助的。

“自李光耀执政后,人民协会和基层组织功能就被骑劫,甚至在宪法下规定,参与基层组织就必须亲政府,这是很奇怪的。反对党议员不能成为基层组织顾问,也不能邀请异议分子办活动,因为他们不是亲政府。这是应该被挑战的。”

陈华彪说,只要有人敢站出来挑战人民协会,人民行动党就会开始害怕,因为他们没办法捍卫其中的正当性。他以个人经历为例,为何1973年被政府对付,正是因为他攻击行动党控制工会,收编工人力量来对付异议分子。

 

**1951年出生于新加坡,在1974年担任新加坡大学学生会主席期间触动政府神经,被判暴动罪名入狱,而后流亡于英国。1987年新加坡政府展开光谱行动,他被指为“马克思主义阴谋”的幕后指使人,被剥夺公民权。于是在11天内写完《让人民判决》(Let the People Judge)反驳;2012年再出版《烟幕与镜子》和《逃过狮子爪》两本著作,对新加坡当前问题和“后李光耀世代”前景发表看法。

《东南亚人民宪章》
  1. 作为东南亚各国人民,无论 法律地位、政治与宗教信仰、文化、性别和性爱取向、阶级、职业或地域,都应享有人类普遍的结社自由。
  2. 此外,我们相信在正义的法律面前女性和男性一律平等,并享有充分、公平和基本的权利。
  3. 我们确信最终主权是属于人民的而不是国家的,国家政权只是为了治理而设的工具。
  4. 实行人民主权时,我们笃信以民为主,无论以代表或参与性质的政府,是各国人民行使公正平等权利的最佳工具。
  5. 我们的所谓民主在理论和实践上是在国家版图内以多数制进行统治并且保障少数群体及其权利。
  6. 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民主不只是一种技术上的程序,而是为了追求人民志向、希望和愿景的生活方式。
  7. 我们毫不含糊地拒绝把权力集中在单一社会群体的掌控之中,无论这个群体是政党、国家机构、武装部队、社会阶层或个别人士。
  8. 我们充分了解经济与政治势力和国家保安机构之间的密切联系所产生的反民主倾向,我们也决心反对这一反民主的倾向。
  9. 我们相信人民党福利与安全必须置于在经济机构的利益之上。
  10. 为我们的后代着想,我们东南亚的人民承担全部的环球责任,确保我们的经济活动包括生产和消费,不进一步破坏地区的居住环境。

*2018722日在法国马雷里庄园以协商方式草拟并一致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