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财政部长认为,人民面对经济负担而承受的痛苦,足以推翻政权。(图源:《海峡时报》截图)

“巫统再掌权什么都没剩” 人民生活苦成变天导火线

在上月,《海峡时报》记者Sumiko Tan专访马国财政部长林冠英,后者侃侃而谈马国变天的经历。访谈中他提到,当人民面对生活负担深处水深火热中,却看见当权者夸张的财富,这种民怨和怒火,是导致国阵倒台的导火线。

林冠英坦言接任财长后工作充满挑战,看见国家账目上被盗窃,有时甚至吃不下饭,“经历61年的问题无法一时改变过来,但庆幸这次能成功变天,如果再让巫统和国阵掌权,一切就太迟了,什么都救不了。”

林冠英称,任槟城首席部长期间,我国已故总理李光耀曾来访槟城,对于槟城变天也感到难以置信,“你也知道,李光耀先生是只有他讲,没有你讲(较为强势)。他确实有很强洞察力,只是我觉得他对马来西亚的了解还不算透彻,毕竟他已离开马国许久。马来西亚确实变了,或许他也不会想到国阵会被推翻。”

他认为,或许李光耀没察觉到,当经济状况很糟时,人民没有选择,只有透过选票作出改变。

记者询及,是否经济状况比起贪腐案,是促使人民变天的主因。林冠英坦言,贪腐一直都是马国面对的课题。只是前朝政府为填补一马公司公司漏洞,落实消费税,这就伤害了人民,所以这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就因为贪腐让人民受苦,还落实了以前不曾落实的消费税。

人民受苦,当权者富足

他说,希望联盟主张废除消费税,但是前朝政府不肯,要废除消费税,就只能打倒国阵。

林冠英认为,如果人民生活还算富足,即便看见有贪腐得益者,或许还不感到痛苦,但是看见他们(指前朝领袖)夸张丰厚的财富,老百姓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种痛苦才引致大部分选民,在一些国阵堡垒区都倒向希联,例如在马来村选区也能胜出,一些选区的多数票可以领先高达7万、8万或超过千张,令他感到惊讶。

他说,自己从未想过会当上首长和财政部长。他认为,敦马选他当财长,或许是看见槟城达成的绩效。

《海峡时报》截图

另一方面,记者也不忘询问他对马新水供合约看法, 林冠英直指这是有“偏颇”的合约,不过还是希望邻国能当个“好邻居”,理解马国面对的债务困境,他说如果马国出问题,也不会对新加坡带来好处。“采取邻国间互惠互利的政策,反而能帮到新加坡。”

他直言,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是马国五倍,水供价格数额相对来说较小,甚至于不会为新加坡带来赤字,可是当中放入些理解或同理心,去体谅马国情境,反而能加强两国间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