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资政捍卫部长高薪引网民怒火 全球最高薪仍不足?

关于部长“高薪养廉”议题,早前就已引起人们非议。各大网络新闻近期报导,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一则谈话音频中,批评居民建议部长减薪乃民粹主义做法,致使部长薪资争议在社交媒体空间重燃,问责我国部长表现,是否与他们的高薪相符?

有关对话是在本月2日,于职工总会中心举行的东南区研讨会上,吴作栋回答基层居民的提问。当时,70岁的布莱德岭居民委员会成员阿都阿兹说,年长者为了生存,即使入古稀之年也不能退休,还要继续工作,令他感到忧虑。他询问吴资政,为何不从国防开销和部长薪资中,提取一部分来改善年长者的生活?

吴资政部属提供完整对话逐字稿,本社在昨日翻译还原完整对谈内容

吴作栋首先询问居民阿都阿兹,如果年长者不从事打扫清洁工作,还有谁愿意去做?如果请外劳又可能引发外劳泛滥问题,年长者也失去增加收入机会。他感谢阿都阿兹关心年长者情况,惟不认同削减国防开销,因为要捍卫小红点,需要有先进雷达来提前侦测来犯敌机,这些都要花钱。

“你说的对,得从哪里拿钱。如果你建议起消费税两巴仙,来支付年长者退休金,我必须大大表扬你。但你说的是,砍国防部预算,一巴仙也可以。此外,你要砍部长薪资。这是很民粹的,我告诉你,部长薪水还不够;再现实一点,你是否知道,现在公务员赚得都比部长多?再减薪会导致没有人愿意为政府效力。”

吴作栋也举例,现任律政暨卫生高级部长唐振辉,在当部长前的年收入超过两百万,为了服务人民毅然放弃高薪;如果有人在外头都没办法赚到百万收入,却要成为部长,他也不会聘请,因为这样只会招来非常庸俗之人。

有者对吴资政言论表示失望,也批评他在谈话中一味捍卫部长高薪和国防预算,但是对如何改善年长者低收入劳动的处境,着墨太少,没有提出具体建议。

网民江金顺(译音)在新加坡时事论坛脸书专页《议论政策论坛》留言感慨,过去第一代开国元勋,如吴庆瑞博士、杜进才博士、拉惹勒南、EW巴克等,都是任劳任怨为民服务,即使只有区区数千元却从没有嫌薪水太低。

“他们高尚的品格、正直廉明,还能够把小红点打造成“亚洲四小龙”之一。”

紧接着其他网民也加入论战:

网民KH NGAI:所谓“部长薪资不足”,早在李光耀仍任总理时就提出,但近十载我国部长薪资已是全球最高!但是人民行动党还是招揽许多“合格”专业医生、纸上将军、律师和会计师等,成为被党操控的扯线木偶部长和议员!很简单,谁会愿意去做较低薪资的工作?他们基本上就是贪婪!

英美部长所得少,代表他们低劣?

《独立报》也转载报导吴资政的言论,一些读者就抨击,吴作栋似乎还躲在自己的象牙塔里。网民Omar反击吴资政,指用金钱来衡量个人才干是愚昧的,还有很多人才薪资所得不足,但却比起我国部长精明100倍。

Curio WS Chan:已是全球最高薪内阁,还嫌薪资不足?;Clarence Paul Lim:照他的逻辑,是否英美国家的部长,比新加坡部长薪资低,代表他们较低劣?

Mun Jun Sum:每个人都要高薪,钱又从哪里来?我们这些年长公民生活每况愈下,没有收入,每天早上起床就要烦恼水电等费用,我们成了贫穷的老人。

图源:转载自《独立报》

马毕业生出身草根,任青体部长

马来西亚的赛沙迪,父亲阿都拉曼是新加坡籍建筑工人(2017年入籍大马),每日跨过新柔长提到狮城工作,母亲则是中学英语老师,家庭属小康。

赛沙迪曾就读马国皇家军事学院和国际伊斯兰大学、三次代表学校赴英参加亚洲英国国会辩论赛会(ABP),三次荣获最高殊荣最佳辩手。

为了参加2018年全国大选,他毅然放弃牛津大学提供的6万英镑奖学金;最后当选柔佛麻坡国会议员,并官拜联邦青年与体育部部长。

马国内阁减薪10巴仙

希盟执政后,宣布全体内阁减薪10巴仙,与国家共度时艰。减薪后,赛沙迪可领内阁部长月薪13416令吉,加上国会议员月薪16000令吉,月薪有29416令吉,年薪约为35万令吉(约11万9千新元)。

本社在过去也曾探讨部长年薪议题,目前,MR4初级部长,年薪已经达到110万新元。若我们回顾1973年,当时的部长年薪却只有5万8500新元(月薪4500新元X13个月)。从过去至今,部长年薪已调涨了34倍。

我国总理的年薪是220万新元,与初级公务员1万6250元,其中的差距达到135倍!而马国现任首相马哈迪年薪,也仅为16万新元(若计入娱乐、司机、旅游、电话费等额外津贴)。假设一家马国私企高级职员,年薪约为4万5500令吉,与首相年薪差距为9倍。

各国国情不同,或许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也有一些富人从政决定不领薪(美国总统川普仅象征性收一元);也有政治人物近乎无偿付出,例如乌拉圭前总统穆希卡,把自己90巴仙薪水捐给慈善组织,对于财富他曾说过,真正的穷人,是那些“欲望太多、总是想要得到更多的人”。

在2015年卸任时,其选民支持率仍维持在65巴仙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