抨击现有公共组屋政策 半辈子供房  最后一无所有

针对近期总理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称将确保提供国人可负担的公共组屋、医疗服务和教育,让国人无需担心。

不过,在总理宣布了数项新政策后,仍令一些网民感到失望。

网民Calvin Goh认为现有公共住宅政策根本就不是“可负担”,我们几乎花大半辈子,把大部分积蓄花在上面,但是到最后,缺什么也不能传承给下一代。

“当你买下组屋并偿还房贷好些年,房子应该属于你的。但在新加坡,到最后房子却不属于你的。你只是偿还房租和长期住在那间组屋。供了这么多年房贷,但最后好多人还是一无所有,什么也不能传承给子孙后代。”

他提问:究竟新加坡属于谁的?国人的存在,是否就只是为了还房贷和贡献给政府?我们究竟是为了谁打拼?

公共住宅理应负担得起

我指的是公共组屋,或者公共住宅。至于私有产业不管是永久屋契还是租赁权,都属私人“拥有”,开放给本地或外国人购买(设定一些条规限定只有国人能购买土地财产),又或者较少法规限制。

他认为,建屋发展局的公共住宅,理应让民众负担得起或真正拥屋。但实际上只要看看售屋合同,就很明白所谓屋主其实都只是租户。

公共住宅理应让人民有瓦遮头,不应让国人对房屋产权有其他的猜测。“我不认为用20-40年偿还公共组屋房贷是可负担的。真正的可负担,指的是国人只需要数年时间,即5至10年就可清还所有房贷。”

如此,在清还房贷之后,国人才有余钱储蓄,或追求其他梦想。

但是,在现有制度下,国人几乎大部分收入都花在房贷,可是一旦屋契到期,价值归零。形同公积金一样,所有的价值只能看,却用不了。

“真正可负担的公共组屋,是能够成为资产并传承给下一代的,这才是建国一代想要的!”

他抨击,现有制度是让特定群体从中受惠,让特定人士致富,而钱则流入政府手中。

“如江湖郎中卖万灵油”

另一方面,不管是永久屋契还是租赁权,只要规章保障国人权益,私有产业可继续保有私有制。

他揶揄,如果政府房屋政策真的有效解决问题,就不需要如江湖郎中卖万灵油般,向民众洗脑强销,因为真正好的政策,自然会迎来好口碑。

MuSo Lee :

分析得太讚了!道出一切古怪的問題,買時明知道自己只是租戶,偏偏被洗腦成是屋主,老是霧裡看花。現在撥雲見月,終於有了答案:我們既不是租戶也不是屋主,而是凱子!

Wong Hong Teng认为总理的宣布了无新意:

最糟糕的国庆群众演讲。目前为止什么也没做到,只是不断宣扬以前的成绩单,例如如何发出U-Save 优惠券,之后让国人接受水电、停车费,还有消费税调涨的事实。

到最后,只是要我们节俭,责怪我们因为泰国奢侈而没办法应付高涨生活开销,而这不是政府的错。我想他似乎忘了,生活成本剧增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调涨几乎大部分的费用。

怪罪人民不懂节俭

Harbhajn Singh:

我生长在这里54年,一直都是执政党支持者。我还相信当权者在做决策时有把人民的利益摆在心中吗?我已对他们失去信心,也知道一切都是为了钱。新加坡本可以成为乌托邦。但是执政党却放弃了机会。是时候改变了。

针对Cheng Kim Siang留言称仍对人民行动党政府有信心,“感谢政府打造53年的良好生活”,也指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Harbhajn Singh则回应道,Cheng先生,我工作了32年,也有缴税,我也敢说一直以来我都投给行动党。我有年轻妻子和儿女。如果我还单身,或许我会选择沉默,但是我担心妻儿的将来,我知道他们的未来更加艰巨。

网民Wilson Wong则赞同Harbhajn的观点。他说,政府确实提到要照顾人民,但要怎么做,却乏善可陈。从致词中看到的,比起未来展望,更多的是捍卫政府立场。

“我想这是问题症结,沟通模式不太理想。历史上除了丘吉尔、肯尼迪等领袖,在我们家乡,除了副总理尚达曼外,应该很少有人能成为完美的沟通或演说家。”

网民认为总理致词中对解决生活成本高涨问题缺乏诚意。(图源:《亚洲新闻台》截图)

“致词像是在找藉口”

为何会让人民产生无助的感觉?因为关键问题没有被解决。他们确实提出了生活成本的问题,但与其提出适合的解决方案,致词中更像是在找借口。再来,匮乏的沟通能力,也导致人民产生这一切都是因为钱的印象。

我们需要资金来确保事物运作,我们确实应该节俭,但也不至于让大家都无法生存、不敢生小孩、生活压力更大?再者,是否应该问问现在的生活成本已经超出控制范围了?

他认为,当权者说了许多,但也有很多没说,关键问题还摆在那。当沟通留下了一片真空,就会让人民感到失去信心。人民没有听到当权者谈谈该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