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Pakatan Harapan Supporter脸书

马国变天启示录 学者:新国执政党正步国阵后尘

邻国马来西亚在50914届全国大选一夜变天,85巴仙的高投票率,葬送国阵逾半世纪政权。希望联盟政府上台,逐一履行选举承诺,其一废除最不受欢迎的消费税、调查一马公司案件和宣布内阁减薪,短期内,让外界都看到不一样的“新马来西亚”形象。

默迪卡民调中心对723名巫统党员进行民调,其中40巴仙认为,人民拒绝纳吉是国阵败选主因,消费税和一马发展公司紧随其后。

前首相纳吉在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询及国阵败选因素,认为是综合因素导致系统的崩溃,当中包括内部的破坏、自己人的弱点和态度未改变。
但他认为国阵打了积极一战,对国家未来愿景有明确规划。

“我想我们有好的成绩给人民交代,在国阵政府领导下大马经济宏观数据不错,经济表现强劲成长和发展都在持续、失业率很低,收入不平等也有改善,基尼指数(贫富不均指数)首次掉到4.0以下(超过4.0则有社会贫富不均威胁)、股市也很强劲。“

纳吉继续提及令吉走强、企业机构现金资产水平提升。他辩称国阵政府照顾人民福利,例如降低所得税2巴仙、收入4千令吉以下不用缴税、每个阶层也获得许多豁免,但是国阵在选举惨败,仍令他无法理解,感到震惊和创痛。

老百姓兼多职过活,纳吉知吗?

纳吉也承认,烈火莫熄运动,也斗争了长达20年,才赢得政权。他预见国阵重新站起来举步维艰,但必须从困难中振作、要有耐心。

然而,或许纳吉并不明白,人民要看到不是账面上数据有多漂亮,而是因为受够了精英阶层朋党勾结势力做大,拉远了与基层的收入距离,当国阵自以为消费税为国家带来收入,普通老百姓切身的生活经济负担必须身兼多职过活,坐在布城里的纳吉并不察觉。

大马政治海啸:反映新加坡未来?

大马变天,仿佛是新加坡的一面镜子,约翰佳博大学政治经济助理教授碧洁薇丝就直言,致使国阵倒台的因素,同样也存在于新加坡。

她在《日经亚洲评论》撰写评论,阐述首先就是领袖层的问题,在眼前的就是哪位第四代领导人,有能力从李显龙手中继承总理宝座。

人选包括贸工部长陈振声、财政部长王瑞杰、教育部长王乙康等。不过,这些第四代领导人大部分出身高度精英的政党、军队圈,从体制内平步青云,不论生活和思想都和普通新加坡群众有断层。

“再者,人民行动党与这个官僚式国家盘根交错,缺乏多元的单一议程治国,致使他与选民的需求渐行渐远。“

碧洁薇补充,从1959年起,人民行动党每每选举都横扫所有议席,直到1984年,反对党在对手阻挠、打压群众抗议和操纵选区划分的不利条件下,仍能成功突围。

2015大选巩固保守派力量

2015年大选,人民行动党在所有89席中保住了83席,获得70巴仙选民支持。亮眼成绩再次巩固党内保守派力量,改革派人士如尚达曼和陈川仁被边缘化,政府体制正往更官僚管理的方式发展,进一步压制社交媒体和社运分子。

纳吉在2013年胜选后,即打压异议,停下改革的脚步,如今总理李显龙正犯下同样错误。他显然忘了更开放的制度改革乃是人民行动党在2015年胜选的关键。
事实上,如同纳吉,李显龙正变成执政党形象的负资产。从“欧思礼路”纷争,到总理夫人主管共和国主权基金淡马锡,李显龙的领导都饱受质疑。

政府鼓励民众“自强不息“,跟不上时代、没有竞争力就会被抛在后头,连82岁的老人仍要为三餐工作,难怪他会感叹”政府很有钱,人民很穷。新加坡能否从现状开创另一个不忽略基层人民、真正全民富足的新未来?

新加坡国民生产总值今年预计达到3巴仙,主要由基本建设的公共开销驱使(如同纳吉政权的做法)。不如以往,新加坡人并没有太多新的工作机会,反之,人民行动党仍仰赖低技能客工,而不是引进更多高阶专才推动经济。

不满的钟摆正倾向人民行动党。政府刚在今年调涨水价30巴仙、电费16.8巴仙,未来消费税还要涨至9巴仙。经济学人智囊团认为,新加坡已经连续五年卫冕全球生活成本最贵的城市。加之基尼指数已达到0.46,基层人民生活成本飙高,但贫富差距鸿沟扩大。

图源:《经济学人》
新加坡已失去比较优势

本地人视外来者导致他们贫穷,人民行动党在2015年承诺照顾“建国一代”,如今这些援助对于解决当前严峻的社会问题已显不足。

反观邻国大马新政府上任以来,立马废除消费税,希盟政府有意成为本区域廉洁、透明和亲民政府的典范,不分族群的内阁委任、承诺带来政治改革,包括将废除一些新加坡仍保留的恶法。

“新马来西亚”的崛起,致使新国政府失去了比较优势,反而相形见绌,显得新加坡仍留恋旧制,不如邻国在两个月内大刀阔斧改革开创新未来的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