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判大马海啸影响乃“愚蠢失误” 行动党还能再战30年?

悦榕集团执行主席何光平指出,因为马国变天,就得出新加坡人民“和大马人一样厌倦政府”,以为行动党政府也会步国阵后尘的结论,乃是“愚蠢的失误”。

何光平认为,虽然新马两国有一些相似的情境,例如人民行动党和国阵一样都是自独立以来就执政至今,但不代表前者会和国阵一样遭受相同命运。

如果因大马变天,就以为行动党的倒台迫在眉睫,说明大家还没吸取真正的教训。

“国阵败北并不是因为缺乏民主机制、人权议题、打压异议或威权式政治,而是纳吉政府下的庞大贪腐问题。

华侨银行于本月12日主办“毁坏时代中的新加坡政治与企业”论坛,何光平在致词中认为,新马两国最大差别在于,大马前朝政府领导涉及过于明目张胆的贪腐,导致国阵倒台。

希盟在509胜选后一周,敦马曾对《经济时报》评述,大马变天可能冲击新加坡证据,因为新国人民和大马人一样,已经厌倦同样的政府执政。

认为230年后才变天

何光平估计,至少230年后,人民行动党可能会走下执政舞台。他分析,当前,新加坡仍由第二代领导人主导,他们仍谨守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治国理念。

历史上,后独立建国政党的初衷理念和诚信至少能维持三代,之后才因为狂妄和腐败,开始陷入困境。

他反驳西方的观点,指民主改革的诉求不会导致行动党倒台,反而是领导涉及重大贪腐。对于亚洲政治文化,良好施政更被重视。

他认为,亚洲国家一般对于无能有很高的容忍度,但不会原谅中饱私囊的自私政权。新加坡容不下贪腐,行动党也不得放任和滋养裙带关系、避免精英圈子任人唯亲,从军中、朋友圈和公务体系提拔自己的亲信。

何光平:需警惕裙带文化滋生

在成为酒店业钜子前,何光平曾担任《远东经济评论》记者。虽然马国情境不适用于新加坡,但他仍语重心长劝诫行动党莫过于自满,用“旧模式”来解决未来的议题,同时缺乏吸纳新血,党内缺乏竞争力,或者形成党内派系斗争,都会遭至国阵一般的溃败。

“大马变天仍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我们需警惕傲慢,记得贴近群众需求,同时要确保施政的廉洁,避免贪腐在我们的体制内滋生蔓延。”

何光平的分析,在于:“只要行动党保持廉洁、拒绝裙带关系和贪腐滋生,谨守建国初衷理念,估计未来30年还能继续受人民委托。”

逻辑上没错,然而实际情况下,基层人民,是否还愿意继续委托这个政党引领国家未来走向?何光平千交代、万交代行动党要避免的弊病,似乎现今就已在党内滋生。

学者:第四代领袖与基层脱节

何光平提到政府需贴近民众需求,但是诚如政治学者詹运豪分析,新加坡民众对于行动党精英存在负面印象,这些群体大多毕业于知名大学、享有声誉的奖学金,且必有从军中提拔入政坛的惯例,“他们完全与普通新加坡人汗水生活脱节。”

新加坡人对日益高涨的生活成本,以及行动党家长式的施政,早已累计长期不满,甚至拿该党的缩写开玩笑:缴费再缴费(Pay And Pay)。

詹运豪提出的历史观点,也与何光平有所不同。他指出,过去日本自民党掌权38载,深谙权谋,但是当党的标志成为票房毒药,也同样被选民否决掉。

美国学者碧洁薇在《日经亚洲评论》撰文,也评述如同纳吉,李显龙正变成执政党形象的负资产。从“欧思礼路”纷争,到总理夫人主管共和国主权基金淡马锡,李显龙的领导都饱受质疑。

“纳吉在2013年胜选后,即打压异议,停下改革的脚步,如今总理李显龙正犯下同样错误。他显然忘了更开放的制度改革乃是人民行动党在2015年胜选的关键。“

2015年大选,人民行动党在所有89席中保住了83席,获得70巴仙选民支持。亮眼成绩再次巩固党内保守派力量,改革派人士如尚达曼和陈川仁被边缘化,政府体制正往更官僚管理的方式发展,进一步压制社交媒体和社运分子。

不太乐观的现状

我们罗列出一些主要的问题,相信何光平对于行动党能否再战30年,恐怕也不太乐观:
一、即使相关的官联企业已经盈利,但是消费税、水电费仍继续调涨

二、薄弱和缺乏公平考量的劳工条规,上班族更加关注就业保障和生活成本

三、比起全球平均4.2巴仙的派息,我们的公积金派息率仅仅足够应付2巴仙通膨率

四、新加坡成为全球生活成本最贵的城市之一,甚至于政府至今仍不愿制定最低薪金制。‘英国广播电视台’估计,约40万新加坡人在扣除日常开销后,每日只剩下5元

五、内阁部长呼吁新加坡人不要盲目追求文凭,但是却为外国学生准备了4亿元奖学金

六、政客以前说买房增值,我们花30年供完的组屋,临近屋契到期就开始贬值,到期了房价归零

七、优质退休生活?许多乐龄人士过了退休年龄,仍从事各种工作,“维持竞争力”,也避免太快把公积金花光,在外国,新加坡的另一面就是“老人地狱”,乐龄不“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