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邀性少数维权份子主讲 圣若瑟副校长:行动主义导致社会分裂

圣若瑟书院副校长陈顺德(译音)认为,行动主义推动社会变革,会造成社会群体的分裂。

在本月20日,跨大学LGBT网络研究与宣传总监Racheal Yeo,原受邀在圣若瑟书院举行的TEDx青年讲座主讲,却在最后一分钟被腰斩。

此事也引来数家新加坡网媒如本社、“椰子网”和“独立网”报导,引起网民关注国内性少数群体(LGBTQ+)在一些主流场合持续被排挤、歧视的情况。

根据日前他向天主教学校学生一次致词的录音音频,陈顺德解释为何该校最后一刻拒绝邀请性少数维权份子Racheal Yeo

他呼吁学生们认清,将来他们学成踏入社会,言行将对周遭人产生影响,必须谨言慎行。

“可能是五个人、500人甚至5千人,就像成为公共服务署长的圣若瑟校友,旗下统领6万下属,包括我。他的言行将影响6万人,乃至百万新加坡人,对吗?就如副总理张志贤,也是我们的校友,其职务亦举足轻重。“

他劝谕学生在面对眼前时局,应抱持谨慎心态。希望学生们离开圣若瑟时,已准备好面对、成为有能力领导、作出影响力的角色。

陈顺德为校方最后一刻拒绝邀请Racheal Yeo辩解,后者乃LGBTQ性少数群体的社运份子,捍卫性少数群体权益。他希望学生们厘清“行动主义”(activism)的定义,以及它是否适用于新加坡社会情境。

冀学生以“和平方式”推动社会变革

“首先,你们认为什么是行动主义?你们当中谁有参与过示威/集会?你也知道在新加坡,我们没有如法国、欧美国家学生,活跃参与的示威活动,如果你有阅读过柏拉图的著作,你就知道为什么(群众运动不可行)。”

他说,行动主义是“积极推动政治改革、包括体制和政治上的改变。”但他以法国天主教教士圣若翰·喇沙(Saint Jean-Baptiste De La Salle)为例,描绘现今社运模式难以带来政治变革。

他说,圣若翰在法国也看到贫穷问题,看到贫穷小孩没机会受教育,作为天主教教士,他认为每个神的孩子都天赋异禀,神对所有孩子的爱护是平等的。

但是,圣若翰并没有发动反政府的活动,相反他和几名老师,从圣若翰兄弟会,开始为孩子提供教育。

“圣若翰改变现状的方式,是从自身开始,影响周遭的人。我不会特地写信到论坛投诉这、投诉那。” 他强调,圣若翰透过教育平和地推动重构社会,比起激进的“分列式”做法, 更适用于现今的基督教育工作者和学生。

“我呼吁所有天主教徒,如果要改变,很简单,加入适当的岗位,用和平、持续性和有凝聚力的方式,带来变革。”

他说,圣若瑟的准则是成为社会的建设者,反之任何形式的行动主义,都会造成社会对立,使社会群体分裂。

“它与我们根本的立场相违,我们是社会建设者,我们不分裂社会,这是你们在圣若瑟书院学习历程中必须思考的。”

他强调,有必要坚持以基督价值观,来应对性少数权益运动等课题:

“作为天主教学府,我们有个人信仰、基督和福音为主的中心教育观,我们如何宣扬我们的价值观?透过教育

“此外,我们不也应站稳自己的立场吗?作为天主教学府,我们相信天主教会的教诲。”陈顺德宣称,自己追随使徒圣汤姆斯的教诲:服事上帝和国家。

跨大学LGBT网络:失望主讲环节被腰斩

跨大学LGBT网络表示,针对陈顺德的言论保留意见,他们也在同日发表文告,对于圣若瑟在最后一刻抽起Rachel Yeo的主讲环节,表达失望。

该组织称,他们在本月初收到电邮,邀请Rachel Yeo在主题为“蛹(Chrysalis)”的圣若瑟书院TEDx青年讲座主讲。Rachel Yeo将分享作为年轻人对于性少数课题的观点。

但是,在活动前天,却收到主办方电邮通知,基于教育部的规章,无法允许Rachel Yeo在该活动主讲。跨大学LGBT网络为此质疑,哪一项教育部规章禁止讨论性少数课题,也违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6年普遍定期审议的国家报告,性少数群体在学校和工作场所不受歧视。

 “我国高级国会秘书(教育)穆哈默菲沙,才在日前针对近期国家未来教育的国会动议,指出对于来自不同背景和群体的新加坡人,都应一视同仁给与支持,打造真正包容的国度。”对此,该组织失望我国性少数群体,仍被排拒在外。

“滤除性少数课题,对于性少数群体青年的成长带来负面影响,根据2012年的调查,大部分性少数受访者反映,在校内都有遭受老师和同学的霸凌或排挤,甚至造成严重的心灵创伤和心理疾病。”

文告指出,Rachel的分享内容包括教育听众学习聆听,和有建设性的对话,避免对于异议者产生敌对态度。无论如何该组织感谢主办方,已经努力和校方沟通,遗憾的是现有体制仍采取过时政策,使得民众继续对性少数群体抱持恐惧和漠视。

教育部没干预校方自我审查?

性少数LGBT网络在本月22日在脸书专页贴文,指教育部发言人回应《今报》询问,澄清教育部未干涉圣若瑟书院,针对TEDx青年讲座的主讲人选,校方拥有绝对自主权,也没有任何准则适用于教育部规范校园活动。

假设教育部未曾干涉,为何圣若瑟书院校方干预学生办活动的自主权,宣称老师并未审核学生邀请的主讲人名单。然而,发现性少数维权分子受邀,校方就立即启动“自我审查”机制,胁迫学生立即回拒Rachel出席活动,此举有违学术自由原则,更令圣若瑟师生痛失理解、对话性少数群体课题的机会。

再者,陈顺德虽称以“和平”方式推动社会变革,但校方却暴力地滤除掉维权份子Rachel Yeo的发言机会,显然和陈顺德提及的“和平、持续性和有凝聚力”的方式不符,拒绝与社会不同群体对话,才是造成社会分裂的原因。

虽然今年的粉红点派对成功主办,吸引许多民众声援行少数群体权益,再者李光耀孙子李桓武也坦然出柜,声援粉红点活动,但是跨大学LGBT网络仍预见,打造多元包容的新加坡,仍有漫长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