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吁更平等、透明和全面护保政策

本月10日,多位朝野议员针对终身护保政策,对男女保费不同、伤残索赔标准的定义,以及终身护保如何与其他社会援助相辅相成,给予公民更全面保障,进行辩论。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吴佩松助理教授关注终身护保,女性保费比男性高25巴仙的问题,他和里昂佩雷拉议员都发现,男性保费为206元,但是同龄30岁的女性,就必须付253元。

似乎女性因为一些他们无法控制的因素:身为女人,而不是基于他们生活素质和风险,来衡量他们该付多少保费。“终身护保是普世性的社会保障,但为何有男女差别待遇?”

国会卫生委员会主席谢世儒医生认为,新加坡女性的保健储蓄一般比男性低,他建议女性应在保费上获得补贴。

卫生高级部长许连碹解释,女性保费较高,是基于女性寿命较长,”在2017年,女性平均寿命约为85.2岁,相比下男性80.7岁。在200920112012年针对乐龄人士的调查,研究者预计60岁女性有7.8年的时间,在生活起居需要额外看护,而男性只有2.6年。”

 

对此,他估计女性面临严重残疾,依赖终身护保赔付的时间会更长。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陈硕茂则呼吁,制定较多元的伤残看护选择和更有效地政策,作为终身护保的辅助。

目前,乐龄健保给付为每月400元,而终身护保暂定起始赔付为每月600元,但是能获得多达程度的长期护理,也要纳入:家庭看护、外籍女佣、床位、日股中心等额外的护理选择和成本的考量。

 

他欢迎“共同分担风险”的机制,工党也了解各阶层年龄、不同健康状况的国民,对于长期护理的需求日益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