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费都有差别待遇

今年8月起,教育部属下360所中小学和初级学院,教职员需缴付停车费,教育部长王乙康估计,每年预计可征收800-1千万元的停车收费,款项将悉数纳入学校资金。

事缘在2015年总审计署报告反映,有几所大专学府的停车费低于市价,认为这类做法等同“隐藏津贴”,不符合公共部门“裸薪”标准,引起教育部检讨。

教师被要求每个月为有盖停车位付100元,露天停车位则为75元,至于学校假期减少为15元。部长表示,这些收费将转入学校基金。

“向教职员征收停车费,也是符合公共服务部门“裸薪”(clean wage)准则,确保公务员并未享有“隐藏福利/津贴”。“

人民代议士,停车有“优惠”?

不过,国会议员只需每年付还365元的执照,相当于每天只需付出一元,就能在全国范围任何建屋发展局组屋的停车位停车。

由于多数学校附近都有收费停车场,学校停车场只供教职员和特定访客使用,允许教职员免费停车涉及“应缴税的利益”(taxable benefit)。

然而, 每每国会议员和部长出勤,拜访组屋、商场或任何地方,免不了使用收费停车场,意味他们也涉及“应缴税的利益”,政府认为教师需符合“裸薪”标准,为何不适用在议员和部长身上?

试问,国会议员和部长,若按市价在国会、在公共场所缴交停车费,比起教师们贡献超过800万元的停车费用,可为国家带来多少的收入?

国家富强  基层却付出更多

虽说议员不会一整天都停在组屋或他们办公和拜访的场所,然而,对于上班人士,他们的车子也不会在工作场所过夜。目前,公共组屋有盖停车位月费约为110元,最低收费也要一小时1.2元, 相比下,议员和部长每天停车费用只相当于一元。

2018财政预算案显示我国的预算盈余达到96亿元,创下30年新高;MR4级政务部长年薪达到110万元,更甭提总理全球最高年薪,然而在全国富强的表象下,为何小市民、基层公务员,却要付出更多生活成本,例如水电费调涨,消费税在2025年前还要提高到9巴仙?

对于基本月薪至少6万元的部长来说,365元的“停车执照”根本微不足道,或许他们不明白基层老百姓摸不着头脑,何以国家经济表现好,人民却感受不到;只有日益调涨的各种生活开销接踵而来,令我们的荷包隐隐作痛。

部长议员,何不搭公交?

或许我们可考虑邻国知名维权份子、也是首相敦马的女儿玛丽娜的建议,部长、政府部门和议员应该省下在豪华酒店开会的钱,也至少每星期乘搭一次公共交通,亲身体验老百姓通勤是否便利,从而得知更有效改善我国公交系统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