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KARTA, 28 Jun -- Perdana Menteri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kiri) disambut Presiden Indonesia Joko Widodo (kanan) ketika tiba di Lapangan Terbang Halim Perdanakusuma hari ini.?Perdana Menteri mengadakan lawatan rasmi ke Indonesia bermula 28 hingga 29 Jun.?--fotoBERNAMA (2018) HAK CIPTA TERPELIHARA??

马印联手反击欧洲歧视油棕政策

马来西亚和印尼将联手对抗欧洲国家,针对两国油棕产业出口的歧视政策。

马国首相于本月2829日,到访印尼,与印尼总统佐科威会谈,商讨加强两国合作关系。

他说,在与佐科威会面后发现,两国在国际上都面对相同问题,“欧洲指控我们种植油棕,导致森林被砍伐,造成全球暖化。这指控是不对的。”

他说,需要大片土地种植油棕,才能保障油棕产量和素质。“欧洲以前也有大片丛林,但是在工业化下早已被砍伐殆尽,也没有其他国家作出反对。”

他相信,欧洲抵制油棕,更可能是因为油棕对当地生产的大豆和玉蜀黍等产品构成威胁,所以抵制的经济利益因素,更大于环境问题本身。

马印一家亲

马哈迪说,他选择印尼作为首个到访的东南亚国家,也基于两国的亲密友好关系,“有好多马来西亚人都源自印尼,比如我岳父也来自印尼。”

他说,此次与佐科威会面,针对政治、国际、经济和边境等议题,进行商讨。

“例如马印有许多重叠的边境,但是我们需承认我们都共享这些边界,可能可以效仿大马和泰国,特别开辟两国共同发展区域,带来更大效益。”

敦马是与佐科威在雅加达的茂物总统府,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在讲话中这么表示。

马印联合开发汽车

他透露,过去基于一些因素无法落实,但是两国考虑重启马印汽车开发的计划,成功后可以出口并成为东南亚通用的汽车。

“我和佐科威也谈及最新的政治进展。印尼面对的问题也和大马略同,我们有讨论如何在民主制度下打击贪腐、解决政治问题。”

他说,如果是铁腕政治很多事很容易解决,但是我们要实施民主制度。我们看到有些新的民主国家,一些政党只想赢得政权,如果选举输了就示威和制造骚乱。民主制度下胜败乃常事,输的就要接受结果,五年后再来决胜负。

“在大马其实选举制度有待改善,不过所幸最近政权顺利移交,为此希盟政府才能专注复原国家经济情况,以及与邻国拓展友好合作关系。”

马哈迪称,一些合法旅居大马的印尼家庭,孩子需要有地方继续求学,目前只有西马有印尼学校,不过仍然不足,政府将考虑如何解决印尼子弟在马求学的需求。

(视频来源:Langkawi Viral)

佐科威赞敦马开车技术

佐科威回忆2015年到访大马,陪同马哈迪亲自试驾国产车,敦马在试驾道上车速开到时速180以上,但是自己并不担心,相信敦马的技术。

他说,与敦马会面商讨后,两国针对保障加强良好施政、打击贪腐和加强两国联系,将会有更深入的合作。针对边境议题,会在部长级层次继续研讨,确保双赢。

马国首相敦马哈迪偕同夫人西蒂哈斯玛,于28日前往印尼进行一连两天国事访问,在昨晚抵达时,在机场获得印尼总统佐科威伉俪亲自迎接。

印尼是敦马在上任后,首个前往拜访的东南亚国家。早前敦马出差日本,在1981年敦马首次任相,首个拜访的国家也是印尼。

去年也是马印建交60周年纪念,根据马国外交部文告,马来西亚与印尼乃深交邻邦。2017年,两国双边贸易达到726亿3千万令吉(168亿9千万美元),比起2016年增长22巴仙。

印尼是马国第七大全球贸易伙伴,以及东南亚区第三大伙伴,仅次于新加坡和泰国。

尊重学习母语权利

在昨晚,敦马在大马驻印尼使馆安排下,与300位旅印大马人会面,在会上回答各种课题,包括解释为何仍未逮捕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我们需要确保证据充足,不会输了官司。”他相信很快纳吉就会被提控上庭。

针对其中一名大马人提问,大马教学制度仍落后,以及会否恢复英语教数理。敦马坦言,现今大马教育系统已过时,知识大都仰赖老师在课堂上传达,“若优秀老师教导那学生很幸运,但是由能力较弱的老师执教,就出现问题。”

敦马勾勒在未来,老师扮演的是协调的角色,透过光碟、随身碟等科技器材辅助教导学生。他说,政府正研究日本和德国教育体系,以期能培育杰出人才。

敦马也强调,多源流学校的制度仍会继续。政府尊重华校和淡米尔学校,还有东马的原住民,学习母语的权利。

马哈迪官访印尼,并与当地的大马人见面。 -马新社-

图为马哈迪抵达交流会,获得旅印大马人热烈欢迎。(图源:马新社)

他重提他任相时期曾提出的宏远学校概念,不过稍作更改,“各源流的学校,可以合并在一座学府里,运动,课外活动和周会在一起活动时,我们用国语。但是他们仍然可以学习各自的母语。

“如果国民都要求只学习单一语言,固然促进国民团结更容易,但是除非人民要求,否则我们不能废除多源流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