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忙抨击敦马 勿漠视本国水费调涨

随着马来西亚首相敦马哈迪重挑马新水供议题,声称这笔交易“代价太高”,随即引来我国领袖的抨击,有者要求对方遵守协议约定,也声称新加坡已经的过滤水已经过津贴,“便宜卖”给马方了。

其中,我国国会议长陈川仁就在个人脸书账号回应,新加坡不然需要回应“率性的想象”来展现对邻国的真诚友谊。

“如果我们拒绝,并不代表我们(对大马)不友善,只是为了确保这些事项公平且符合我们人民的利益。”

他一再强调,生意的基本原则是公平,法律的约束既是确保双方专业、公平,以及平等地看待此事。

在1962年协议下,马来西亚每天从柔佛河抽取2亿5千万加仑的生水,以每1000加仑仅0.03令吉的价格,售予新加坡,总值7千500令吉。

马国每日仅赚5千令吉

新加坡则将其中2巴仙(5千万加仑)经过过滤的净水,以每1000加仑50仙的价格,卖给大马。意味着马方每日以2千500令吉,从新加坡购买净水。

在扣除了买净水的费用,马来西亚每日仅从中获取5千令吉(约1千692新币)的净利。

然而,新加坡声称过滤水的成本约为每1000加仑2令吉40仙,卖给马来西亚的净水售价仅50仙,新加坡等同津贴了1令吉90仙给马来西亚。

水“从天而降”大马“白赚“?

两天前,新加坡外交部也重申,马新双方必须遵守1962年水供协议和1965年马新分离协议。

陈川仁说,马新一直是友好的邻居,在2016年柔佛面对水污染危机,被迫关闭自身的过滤水厂,新加坡也同意增加净水供应。“2015年沙巴地震,我们也有参与亚庇神山的救援活动。”

另一方面,东海岸集选区议员李奕贤则讽刺,马来西亚的生水“从天而降”,成本为零,以3仙卖给新加坡,50仙买回净水,再以每1000加仑3.60令吉的价格,卖给人民,“什么都没做”就白赚了3.10令吉。

不过,根据马来西亚柔佛州水务公司SAJ Ranhill有限公司的收费,普通家庭用户的每月水费仅为每立方米80仙,每1000加仑也仅为3令吉,每月的最低收费为7令吉。

图为柔佛SAJ Ranhill水务公司的水供收费。

至于新加坡普通老百姓要花多少钱,用政府提供的干净水?政府在去年和今年的7月,分两年调涨30巴仙的水费。

新加坡国家水务局官网展示如上图表,显示在调涨30巴仙后,加上耗水税、污水处理费和卫生器材费,过去少于每立方米价格为2.10新元(假设用水量少于40立方米);在来临的7月,将涨至2.74新元。

不过,中低收入住户则会获得水电回扣来应付税费上涨。例如一、二房式组屋居民,获得每年水电费回扣增加120元,达到380新元。政府声称在获得回扣后,这些住户的水费将不会增加太多。

根据国家水务局数据,当前新加坡的每日用水量为4亿3千万加仑。扣除了从出售给马国的5百万加仑(依马国需求会增加),新加坡有2亿4千5百万加仑的净水,源自柔佛对岸。

水费调涨30巴仙  受苦还是老百姓

从马国购来的水每1千加仑3仙,假设过滤费用为2.40令吉,成本既是2.43令吉,即0.82新元。

最新涨价后的新国家用水费,每立方米为2.74新元。以此为基础,每一加仑的水费约为10.37新元(1千加仑=3.785立方米),扣除了成本0.82新元,每一加仑净利为9.55新元。

这意味着,从马国进口的水供,经过过滤后售给普通民众,至少仍可得233万新元收入,是其原本成本的7.9倍。

去年,财政部长王瑞杰在财政预算案声明,维持水资源充足关系国家生存。新加坡超过一半的用水仰赖从马国进口和境内的蓄水池。政府需要注入更多资金投入水务建设,包括增设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

然而,国家领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水费调涨30巴仙,对于普通老百姓的冲击可不小,不论餐饮业、服务业、工业等领域都要用到水,对通货膨胀有影响,商家必然把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结果,不论我们伟大的领袖们如何凌厉抨击邻国老马、不管两国会不会和谈,不久后来临的涨价潮,将直接冲击最基层的新加坡老百姓将成为事实。精英领袖听得到老马的抨击,会否听见来自基层饱受生活负担之苦,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