谴责听证会审问异议者 加国学者声援覃炳鑫

再有国际学者跨海声援本地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谴责新加坡国会“应对网络蓄意假消息”特选委员会,恶意打压覃博士针对新国历史的异议,严重侵害和不尊重学术自由,有必要向后者作出公开道歉。

加拿大大学讲师协会(CAUT)认可覃炳鑫博士的历史学者身份,专研上世纪560年代新加坡独立斗争史实。该协会以执行总监大卫罗宾逊名义,致函上述特委会主席暨新加坡国会副议长张有福,作出严正抗议。

该协会控诉,在今年3月由国会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应对网络蓄意假消息”的公开听证会,覃炳鑫遭六个小时的恶意盘问,已偏离原本要讨论的陈情书内容,实则藉此驳斥覃的历史观点和对政府的批评。

“覃炳鑫的研究已经受过同行的评议,但是在质询过程,特委会意图透过断章取义的方式,质疑覃炳鑫的历史观点。特选委员会的质询侵害了覃炳鑫的学术自由,以及在免于被当权者报复下发表其研究的权益。”

捍卫学者发表学术观点

拥有70万教职员会员的加拿大讲师协会称,该会致力捍卫学术自由,学者们传授、学习、研究和出版他们的研究或思想,应免于受任何体制或教条的规范、报复或歧视。

“覃博士受到的对待,彰显了新加坡当权者对待学界的态度,也威压国内其他学者行使他们的学术自由。”

为研究应对网路上蓄意散播的假消息,新加坡政府从2018314日至29日,国会特选委员会召开公开听证会,广纳谏言,收集公民组织意见。在最后一天,却上演成律法部长沙姆甘针对覃炳鑫的审问。

然而,覃炳鑫提到1963年冷藏行动和1987年光谱逮捕行动,目的在于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批评人民行动党和前总理李光耀,才是假新闻的散播者,引起律法部长善姆甘等人围剿。

针对上世纪50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散布?左翼份子是否受马共唆使企图进行不利新加坡的政治活动,才有必要进行逮捕行动,覃炳鑫和善姆甘展开六小时的审问拉锯战。

质疑覃炳鑫历史观的理据

在过程中,善姆甘以“是或不是”、“同不同意”、“你有读过这些资料吗?”“对与否”等威权式的提问,无意与覃炳鑫对话,过度简化复杂的历史争议,其背后意图却是要质疑覃炳鑫历史研究的正当性和理据。

纵使理念不同,身为听证会见证人,他理应获得应有的尊重,而不是如同嫌犯上法庭般遭到盘问。

早前,来自全球284名学者联署声明,致函给国会副议长张有福,关切新国对待学术自由的立场,也要求特委会向覃炳鑫道歉。

这份由英国伦敦玛丽女皇大学的里约翰教授发起的声明,抨击特委会滥用国会听证会的平台,对于不符合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历史观的研究和批评就行攻击和践踏,因为只有覃炳鑫一人接受了六小时、数个部长车轮式的审问。

张有福则反驳学者们的声明,称覃炳鑫既然批判前任总理李光耀在冷藏行动中撒谎,也应该站出来接受他人的提问,如果后者连自身观点都捍卫不了,说明他的研究素质不过如此。

“所有人都能畅所直言,我很惊讶有任何参与者说在过程中遭到威吓。我坦承特委会成员不完全认同学者们的观点,但我们也从他们的建议中学习成长。”

他补充,在其他国家,立法议员都会与各界专家,包括学者针对课题进行激烈的探讨,例如脸书创办人马佐克伯也需要面对美国众议院委员会的问责,不能因你是历史学者就有特别免责权。

覃炳鑫拥牛津历史博士学位

张有福甚至质疑覃炳鑫作为历史学者的身份。他称在会上覃炳鑫连说明自己的学术职称都前后矛盾,一时称自己的历史学者,一时又说是牛津大学的人类学客座教授。

“牛津大学已经澄清他不是该学府的正式雇员,乃是人类学生育研究小组的客座研究员,在更早前则是牛津世界历史中心的无薪客座学者。”

覃炳鑫博士是旅英历史学者,他在2011年获得牛津历史博士学位。在上月2日,一批牛津大学学术人员也致函特委会,证实覃炳鑫至今都是“专业的历史学家”,其博士论文《新加坡1953-1963中文政治动员》,达到历史研究博士生中的最高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