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权者喉舌 月入过万 国阵倒台网军丢饭碗

“树倒猢狲散”,509全国大选国阵痛失政权,断失资金来源后,过去作为国阵喉舌的众多网络枪手,立时从网路上销声匿迹。

透过在脸书等社交媒体,发帖文和评论诽谤、抨击国阵对手,粉饰和为国阵歌功颂德,一些网络枪手能领上万令吉的月薪,但随着主子不再当权,没了丰厚资源,这些枪手只好各自散去。

一名不愿具名的巫统枪手向《透视大马》披露,自509大选后,司令部再也没有任何指示,协调员也如同人间蒸发。他相信,一些网络枪手可能已过档希望联盟,不过,一些较具有财力的党分部或领袖仍继续资助旗下枪手。

首相署特别事务部统筹网军

国阵主要政党巫统聘请网络军团,和希盟支持者在网络开战,已不是什么秘密。前朝政府甚至开设直接隶属首相署的特别事务局(JASA),统筹“向人民讲解国家政策”事宜。

2012年巫统把网军纳入该党科技通讯部新媒体单位,由时任笨珍国会议员阿末马斯兰领导,另有国阵策略通讯局副主任司徒忠监管媒体。

去年11月4日,巫统资讯科技局还举办规模最大网军集会,人数高达3千500人。

一名网络枪手称,网军针对各种不利国阵的新闻或评论,都有清晰战略。依据背后巫统高层的指示,每个团队由协调员安排,他们书写的议题和论述角度。

网络枪手的薪资取决于当事人的专长和影响力,部落客和网站作者的比较专业,有者甚至领过数百万令吉的酬劳。

马国网络枪手为打击对手,也极尽抹黑、造假之能事,但是《反假新闻法》是被用来对付异议者的,属于同一阵营的自然不受对付。

希盟政府上任后,为节约开支,主要功能为国阵政府传声筒的特别事务局,也被首相马哈迪关闭。

特别事务局为国阵政府进行文宣工作、管理社交媒体、进行政治分析,以及印刷解释政府政策的宣传品,比如图中的《一马公司:谁说没有解答?》,这62页手册耗资62万6250令吉,备受诟病。

国内网军营造当权者受欢迎假象

我国当权者人民行动党,自然也体认到网络战场的重要,而且网军有组织性地营造人民行动党领袖正面、政策受欢迎的假象,同时反击任何不利当权者的消息。

今年2月,反对党议员林鼎在其脸书上载视频,批评政府2018财政预算案“推卸责任”和忽略乐龄人士权益。其视频在脸书流传了14分钟, 但不久后,林鼎脸书账户“被登出”,网民找不到他的个人专页。

《网络公民》报导林鼎账号“被消失”事件,引起网民愤慨,炮轰脸书应保持中立,不应受到新加坡政治所影响。在数小时后,林鼎脸书账号又重见天日。

网军蜂拥举报  林鼎贴文“被消失”

根据一篇微软网络的文章分析,林鼎的言论并没有违反社交媒体准则,脸书并不会因其政治倾向而删帖,比较可能是脸书接到一大批用户,举报林鼎的贴文含有“侮辱性内容”,脸书管理层才会采取行动。

有能力做到动员大量脸书用户账号,在短时间内蜂拥进行举报,必然是有组织性的网军所为,藉此冲刷掉对当权者不利的消息。

《海峡时报》最早在2007年,揭露人民行动党“网军”的存在。该党派人以匿名形式潜伏网络论坛和部落格,反驳任何反体制观点和批评。

时任国会议员马炎庆受《海峡时报》询及,也证实人民行动党设立“新媒体功能小组”,负责网络宣传策略和观察新媒体的演变,并认为该党有必要在网路保留宣传管道。

不过,对于该党网军匿名一事,他声称“身份不重要,最重要是我们传达的信息。”

在2012年,有网民爆料已有“专业”管理人成立秘密小组“My Compass”,协调近260名成员反击网路上任何不利人民行动党领袖的评论。

渗透入该秘密小组的网民指出,他们以人海战术洗版,压下负面评论,或者模糊辩论焦点。“他们监督反对党议员的脸书,发现有针对执政党的批评,即动员同僚来反击。”

平时,则为人民行动党领袖粉丝专页点赞,营造有关议员支持者众多的假象。

由此可见,不论新马两地,朝野政党均注重信息战。然而即使媒体公关做得再好、网络军团人强马壮,若政策无法改善民众生活,忽略民间疾苦,老百姓累积的民怨终有一天会形成海啸,压垮当权者。不需要翻看历史,看看近期发生在邻国,前朝首相纳吉奉行“金钱才是王道”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