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起:施仁乔、华伦、贾尼、陈耀文(译音)以及托本斯提芬,议论打击假新闻法课题。

当心遭滥用 学者吁监督反假新闻立法

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院媒体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施仁乔(Cherian George)教授,警惕领袖、公民组织都要小心监督有关打击假新闻的立法过程和法令内容,因为当权者可以假借反假新闻法,进一步钳制新闻和言论自由,打压异议分子。

施仁乔说,他更愿意称呼假新闻为“错误或虚假讯息”,他承认不实讯息会对社会造成伤害和损失。

假消息引发信用和道德恐慌,人们很快就下定论必须立法保障社会免受伤害。施仁乔不否认法律对于遏制假消息散布的功能,立法可以是打击假新闻的方案之一,但是他更关注法律本身一视同仁,不遭当权者滥用。

“政府说谎伤害更大”

针对不实消息、指控,各国都有相应的法令,但我们需要确保法令定义更清楚,不应过于模糊,给予的惩罚应合理与罪行相对应,不可能部落客不小心转贴一则假新闻,就要重罚判监他10年。

再者,有关法律应是一视同仁的,不能只是针对民众、异议分子,政府要员也不能例外。“历史显示,掌握国家机器的当权政府,发布假消息造成的伤害最大、影响更广泛。”

“我不是影射任何高官领袖一定会撒谎,但是假消息的伤害程度多大,也取决于手上握的权力。因为社会上没有任何个体、组织的权力,会大过掌权政府本身。”

他直言,亚洲政府包括新加坡政府,都有制定狭隘定义、钳制性恶法的不良记录,赋予政府相当大的权力,但是没有其他单位可以制衡、监督政府。

若要立法管制假消息,任何国会议员、媒体和公民组织要很小心监督,因为这类法律很可能被用来对付异议者和任何反对政府的声音。

法令让政府自己来决定什么才是“假新闻”,但是当政府自己发布假消息时,就会出现非常棘手的司法问题。

由美国东西方中心于新加坡举行的2018年国际媒体研讨会,获得超过350名来自30个国家的媒体工作者和学者出席,商讨在科技和现代环境下的媒体处境。

施仁乔与新加坡交通暨通讯高级部长贾尼布杜切里、新加坡报业控股总编辑华伦费南斯、脸书东南亚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公共政策总监陈耀文(译音)以及主持人暨亚洲媒体计划总监托本斯提芬,针对打击假新闻课题,进行讨论。

媒体专业破解假新闻

施仁乔也对于新加坡主流媒体,针对政府打击假新闻的立场表达失望,“他们似乎一边和自由意志的猛兽对抗,另一边把手往后自缚:请政府约束我们吧。”

他认为,媒体合理的立场,应该是呼吁政府放松这些钳制,让新闻从业员有更多的空间,行使他们的公信力和专业技能,去求证、破解假消息,为民间传达确实的信息。

没有要求更多自主权,新加坡媒体没有争取更多自主权,反而是非媒体领域的公民组织,在为新加坡媒体的自由而奋战,令施仁乔感到吊诡。

新加坡报业控股暨《海峡时报》总编华伦费南斯,则不认同施仁乔以上说法。

“我们可从没有要求任何人来束缚我们,我想施仁乔已经误解了新加坡媒体的立场,我们要求政府更加开放、透明,特别是对于一些攸关民间利益的数据、资讯,要求有更多的访问权,才能更平衡、准确报导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