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澎杉的母亲,卓玛利

余澎杉母亲对儿子被监禁的观点

作者:韩俐颖

承敏翻译

在星期二早上集聚在囯家法庭外的支持者与记者来说想必定是万分地失望,怎么说大家都希望余澎杉案件的判刑有个了结。

白白等了二个小时,只见控方和辩方进进出出法庭内 堂和法官私下交谈。从拘留处移至证人栏时, 余澎杉短暂的露面,只见他穿着囚衣並铐着脚镣。

当区域法官考尔(Jasvender Kaur) 进入法庭时,局势相当明显地对十六歲的影视博客不利。

评估是否适合改造训练的报告说 余澎杉的身理与心理状态皆适合进入改造训练所,可是心理医生 Munidasa Winslow 察觉到余澎杉可能患有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于是考尔法官便下令将余澎杉收押至精神病院,时限为二个星期来进行多一次精神评估,之后,她才将就改造训练或强制治疗令作出裁决。

每每离开法庭的出席者都对这又多一次的延期而感到困惑。沒有谁比余澎杉的母亲,卓玛利 (Mary Toh), 更为沮丧。她皱着眉头说:”他们总是要把他说成精神不正常。”

由于法侓程序混乱使失落的她很难理解情况的发展。卓女士在她的坐位和拘留处之间来来回回,嘗试对情况了觧更多的详情,以便能採取最佳的行动。

她在离开法庭时问:”我以为那三个星期的监禁(法官在六月二日下令)是为了做个全 面的评估。为什么现在还须要多二 个星期呢?”

自从她的儿子在三月二十九日,李光耀国葬那天,上载批评政客与基督的录影至 YouTube 后被逮捕。除了大众传媒的关注与网上猖狂炒作外,在充满压力的情況下 她还要奋力了解刑亊程序做出决定。她也要在监禁期间探望她儿子,让他知道亊态的发展並尽可能地照顾他的福利。

余澎杉至今断断续续已经被监禁了 39天。他在过去三个星期的遭遇让卓女士最为担心。

她告诉网络公民(TOC)”我一贯是每星期探访他一至两次,可是当我发现他的情形恶化后,我嘗试每星期探访他三至四次。他长皮肤疹,他说全身痕痒。”

卓女士说毎次余澎杉被囚禁都是关在一间”特别牢房”:电灯是二十四小时开着(虽然晚上稍微 调暗奌),牢房则是受到闭路电视日日夜夜的监视。

“似乎只有他才被关在这只能容纳四人的特别牢房。当他被监禁期间,他们会转移二 至三位囚犯到这牢房。他们不可能会喜欢这装了闪路电视的牢房。”她说:”我不知 道为什么他被关在这牢房。我猜(当局)更像是在保护他。”

被监禁者一般每日被关在牢房二十三小时。他们被允许在其他时间到卓女士所形容为” 篮球场似的地方”较大的一处空间进行游戏或互动

这是唯一能摆脱毎天单调的生活,可是余澎杉告诉他的母亲在刚刚过去的囚禁期间的首两星期,他”放风”的时间往往被用於专家(根据卓女士,余澎杉没法子辨别这些人倒底是不是医生、心理医生、辅导员或监獄人员,但他说会见了不同的五组人)评估他的状况,回答同样的提问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说法。

最令人痛心的亊发生在余澎杉向一位监狱心理医生表示有自杀念头后。根据卓女士以及人权监察机构从余澎杉的律师得到的消息,余澎杉被綑绑在床上一天半。

卓女士说:”牢房已有闭路电视,为什么他们要綑绑他呢?”在这亊件发生后,她補充说余澎杉的状况开始恶化。

她回憶道:”他经常读很多书本,这協助他消磨时间。这事件后,他再也沒阅读了。他告诉我,你不用再带书来,我不要阅读了,我想他是被创伤了,他好像每天在发呆中渡过。”

余澎杉在法庭上举止的转变逃不过他妈妈的眼晴。以往出庭的照片中显现的过度自信, 甚至飘飘然的少年,星期二的他只低着头坐在被告栏中。”他一贯的笑容与爽快, 可今天却不同。”

她说”他觉得疲倦却睡不着觉,这将使他的健康变的更糟榚,除了情绪问题外,还有牢房於那一盏灯。”

余澎杉相信这漫长的刑罚判决将会有个了结,到时他将知道命运如何。 卓女士说: “等待对他是最难受,他想今天会做判决,案件有个了断。”

以为他能保释在外等候定罪上许的想法下,余澎杉还问他的律师和妈妈他是否能回家。 反之,他被带离法庭,依旧枷锁加身, 並要再被囚禁多一段日子。

除了查明几时,每回有多久,能去精神病院去探访她的儿子外,卓女士所能夠做的也只有这些。

她皱着眉头说”他也许患上亞斯伯格症候群症(Asperger), 可是自闭症不能医。即使他们给他强制治疗令,他们要怎样来治疗他?”

她还是希望接下来两星期对儿子会有好处。”如果他能在这两星期中在心理卫生学院能得到妥 当的治疗和照料这还不要紧。我就不要他又在监禁中白白坐着浪费时间。他已经在那里好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