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佳生活的年代

singapore national theatre
在1986拆除的国家剧场

The New Paper (TNP) 报道新加坡人希望新加坡的生活像当时70,80,90年代 (请在此阅读详情

的确,对於普罗大众而言,新加坡最佳生活的年代是70年代末到80年代。当时的人民行动党政府,推行了三大利民政策 “居者有其屋”、 “贩者有其摊”,和”驾者有其车“。那是个一般人民能够很从容面对高素质生活的年代,一间110平方米 大的四房屋子是2万多元。

60年代我父亲开始开霸王车,收入不稳定,一些电台《儿童剧社》的小演员,都曾经是我父亲负责接送过的。后来70年末期吧, 人民行动党政府开始颁发的士执照给所有的霸王车司机。

当时父亲以7%的利率向他的一个哥哥贷款,(当年银行汽车贷款是7.5%),终于买了他生平第一辆黄顶黑车身的私人的士。那是他个人拥有的,不属于任何机构,自己开车自己当老板。

父亲在当时正值壮年,勤奋开车,一个人每天驾驶12-14个小时的士,每个月赚取当时的4000到4500元之间,很有尊严的养活一家六口。

大概80年代初期,父亲还买了一间四房式的组屋,那是位于金文泰西二街大牌730三楼的一个角头单位,住家楼下就是一个很大的巴刹和小贩中心,非常方便,父亲当年选择以十年还清房子贷款。

不过,住了几年,因为楼上的邻居,经常故意在窗外用水喉清洗鸟笼,弄脏母亲洗干净的衣服,说了不听还想拿棍子要恐吓打人,因此,在建屋局的建议下,我们只好搬家。

当年以两万七千一百元买的房子,在1989年以八万六千元转手,再以六万五千元买了现在这同样面积的房子,扣除政府抽润新房子价值百分之二十,加上其他零碎的费用,最后算欠起来只赚取一千元现金,刚好够买一套全新的沙发,买卖屋子在当时也没法从中谋利,不过换来一间崭新的房子,一个全新的环境。

当时的人民行动政府,是一分钱都不会津贴人民的,当时的政策,是让人民都有机会,发挥所长,以自己的本事开立自己的事业,建立自己的小家园。

而“贩者有其摊” 是让那些小贩,能以低廉的价格永久购买下整个摊位,一旦拥有了摊位,摊贩们便无后顾之忧,专心打拼自己的饮食事业。

所以,那个年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价廉物美,原因就是摊贩拥有自己的摊位,没有租金涨价的问题,从而专心营业,努力提升自己的食品,让自己的食物做得更高,以赚取更好的收入。

可惜,好景不常。在步入90年代之后,李光耀说是要退位,让吴作栋当了总理,自封了个内阁资政,继续垂帘听政。他当时以自己 “退位让贤” 的美名,也把当年造福人民的所有建国部长都一一撤换。

从此,那就是新加坡人民恶梦的开始。开始有了 GIC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美其名是国家机构,投资海外的公司,可是李光耀自己当上了主席,亲信都垄断了高职。牠再以方便管理为名,加上对车主的很多税收,包括把柴油税从每年的1100元,一下调高到7700元,的士司机用车的担子加剧了,这让很多车主放弃当车主的念头,接着便宣布让所有的士司机也不再 ”驾者有其车“。除了少数私人黄顶的士,其余全都归纳全国职工总会(NTUC)所有,司机也只是打工的,车子不再是他个人财产。

“贩者有其摊” 计划也做出了更动,后来发放的执照不再是永久的,说是卖的,其实都是立下二十年的租约,但是可以自由转让,以便让 “市场力量” 来推高售价。因此,小贩中心的摊位租金也因此水涨船高。

1988年 李光耀开始引进第一批移民,人数不多,不过来的素质都很不错,因此没有造成太大的社会问题,很多现在都跟土生土长的国人一样,在接受生活的煎熬。

当时,这些首批外来移民一到了新加坡,发现房价特低。当然,跟外国对比确实是低,因为他们不了解新加坡的土地,全都是之前政府扮演 “罗宾汉” ,劫富济贫,以低价向人民强制征用的。

严格上来说,新加坡之前的土地都是私人所有,但是为了让全国人民能安居乐业,不得不以铁腕手法征用民地,收归国有,以所建造廉价的屋子,惠及自己国民。可是,当后来大量外来移民的涌入,房子的价格就在那个时候开始以 “神速” 的被 “市场力量” 给推高了。

这就是供需问题。李光耀就是借用外来移民的力量,神不知鬼不觉的推高了原本廉价的屋子,那原本是第一代领导人给人民一个安定、温暖、温馨的家。从此以后,这些 “家” 就开始沦为李光耀 “推动经济” 的一颗政治棋子。

大量外来移民的涌入,不止让国人的生活变得辛苦,连带的影响了工作、交通、医疗、社会秩序等民生课题。为了巩固自己的千秋大业,李光耀更是推出 “高薪养廉“ 政策,从而进一步的以高薪利诱、约束各行各业的领导人。

这就包括各大媒体、高盈利的私人企业的最高负责人,如两家所谓的 ”私人“巴士公司,最大的股东都跟李光耀脱离不了关系。人民从小老板,一下沦为工人奴隶,受尽雇主的剥削,工资停滞不前。

尽管人民当初已做出了反馈,可惜下情无法上达,执政者还是一意孤行,导致民怨沸腾。最终还是阿裕尼集选区的人民最勇敢,摆脱白色恐怖余威,让工人党史无前例的攻破人民行动党的集选区。后来再加上榜鹅东工人党 ”一女对三男“ 的漂亮战绩,為工人党再壮大国会的声音。

我们这代人经历过人民行动党的好,也见证它开始变坏,变得如今的无能,进而沦为如今媚外的烂政府。把人民的尊严践踏在地,引进外来人抗衡自己国民。贱党内部已经溃烂,严重腐败,官商严重勾结,老树盘根,不做出一次重大的改革,难道国人一辈子都得依靠烂政府的津贴施舍度日?

想一想,80年代的新加坡还不是那么富有,总理部长的薪金也不需要全球最高,也能把国家发展起来,人民都能安居乐业,新加坡还是亚洲的四小龙之一,经济腾飞。如今国家很富有,人民都很穷,甚至当初人民行动党承诺的公积金也被如今这个 ”借尸还魂“ 的贱党,以 ”协助国民善用安老金“ 的藉口而被人无理扣押。

一句话,国家的钱,都跑去了哪里?是真的投资失败,还是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给洗掉了?没有高度问责的霸权政府,只会让大部分人民沦为执政者的奴隶,有好处的,就只限于那些现行得利者。

目前这些现行得利者试图以自己的 ”成绩“,混淆黑白。新加坡是法制国家,过去那种没有王法的李家皇朝已经一去不复返。新加坡人民必须醒悟,勇敢的摆脱以前的白色恐怖余威。

为了自己的后代,一定要把这些原本就是国家公仆,后变相成为专制的统治者,通过国家宪法,公民发挥自己的宪法权利,回到根本,很多人希望还原回到之前70-80 年代,那个為真正为民谋利的政策和制度。

不过,走回头路是不太可能的,一个已经严重溃烂的体制,就犹如后期肺炎那样,回魂乏术。任由这些人继续为所欲为,是无法改变什么的。

我们须要的是彻底的改变,改变目前一党独大的局面,全力的拥护目前国会的唯一在野党,并且也支持那些有正确理念,但还没有机会步入国会殿堂的任何反对党。

一个国家是属于人民的,当然包括那些真心為国家付出的后来者。大家须要明白,在未来大选,你的一票,并非为了你个人,而是为了你们的后代。想清楚,你想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新加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