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铭医生

发明家被迫关闭自己的公司

国防部通过面书的cyberpioneer magazine对以下的报道做出了回应(请在此阅读详情)。

国防部在产品产权问题上强迫发明家关闭自己的公司

面对与国防部进行漫长和艰巨的有关产品侵权法律诉讼后,陈春铭医生,一位产品开发者和专业医生基于逐渐提高的诉讼费用和看来这是一场未有结局的诉讼案件,决定撤销自己的诉讼案件。

但撤销了诉讼之后,国防部向他提出了五十八万元的法律诉诉讼费, 除此之外还向法院申请撤销他的产品开发权。陈春铭医生对自己公司 (Mobilestats Technologies Pte Ltd)的前景感到非常悲观。这家公司是拥有开发《营部流动流动救伤站》车(简称‘SWIFT’,下同。)产品开发权。

陈医生以英文描述他的感受:“我已经非常伤心了。”“经过这起事件足于让我失去了对于新加坡是将成为环球产品开发权中心的信心。”

让陈医生对这起事件更加心寒的是,陈医生从2013年起被委任为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 of Singapore,IPOS)的董事。他在撤销自己与国防部之间的诉讼案件于2014年正月离开了这个IPOS办公室。

他在自己的辞职信这么写道:“事实已经是证明,我自己同时确信,在我们的政府高层中并没有真正的信念要把新加坡转变为环球知识产权中心。”

“在最近的事件和过程中的个人遭遇已经不幸的告诉我,只要上层没有坚定信仰和国际化,目前我们所作的各种只是产权的努力只是嘴皮上的功夫。”

曾获得国际创新认证证书

陈医生和开发及时流动遣送救护营站的SWIFT产品是在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在电视上播放时,让他意识到救护人员需要一种以流动车辆为基础的医药设备流动救护将会有助于在这样的紧急情况进行救护。

接着,他向不少于九个国家申请专利权,并成功的差不多全部申请国的知识产权(IP),这笔款了他自己的本国,新加坡。

在2002年9月27日, 陈医生向新加坡知识产权局提出这个产品的专利权申请的。经过具有良好信誉的丹麦专利和商标局数次的验证,最终在2005年7月6日获得产权认可证书。

陈医生继续向其他8个国家和地区申请产品专利权。他也取得了澳大利亚、日本、台湾、以色列、马来西亚、香港、美国和欧洲的产品专利权人证书。

在这个漫长的认证产品专利权过程中,他向新加坡民防部队展示 的产品的概念。在2014年,新加坡民防部队总监陈赞诚先生要求他建造一个标准型的产品作为使用的目的。

swift vehicle
照-Kenneth Lai

新加坡民防部队终于在2016年招投标供应商生产SWIFT产品SWIFT的产品在招投标的文件里面列明有参与招投标的供应商在决定参与这个招投标前必须与陈医生的公司Mobilestats签署专利权协议。SWIFT将会为他们的运作提供服务和向公众宣传展示这是属于“新加坡民防部队”开发的标志。

“这是需要强化的”

但陈医生于国防部失的经历反倒没这么愉快。

他在2005 的贸易交易会上与新加坡物转部队的医疗队主管黄榆思(医生)准将说有关SWIFT的医疗车没有在贸易交易会上展出的事。

黄准将告诉他,‘(SWIFT)的车子必须进行改装以适合于新加坡武装部队。’陈医生回顾说,‘例如,车子必须涂上伪装色彩和需要加固。他告诉他,这样的改装不是问题。但我告诉他,这车子是有专利的。’

‘他告诉我,他将会与新加坡民防部队联系。同时,他告诉我,或者,我们可能自己进行改装’或者他说话的大意是这样。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我记得,我告诉他,你不可以这么做(自行改装)因为这辆车(的设计)是拥有专利权的。‘

从那时起,陈医生再也没听到来自国防部的讯息。无论如何,在2009年,国防科技局 (DSTA)发出了采购‘流动救护车’的招标通告。当时,招标书要求参与招投标者需要取得知识产权局有关产品产权执照的协议书。国防科技局的招标书并没有像新加坡民防部队一样,特别说明陈医生拥有专利权的SWIFT的产品。

MINDEF's SWIFT vehicle

陈医生说,‘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他们已经侵犯了我的知识出产权。我是在2011年的国庆节展览会上才看见。’这部车子款式几乎与2011年国庆节检阅同样类型的车子一样。很明显,这是一部属于全面投入运作的型号。

已有意侵犯知识出产权?

陈医生决定通过法律途径向国防部追究。‘我不可以追究它的供应商——他们只会把它丢回给国防部,因为他们是通过设置招投标的性质的。在任何情况下,这是国防部为这部车子定下了规格,所以,国防部必然是拥有着设计这部车子的产权。’

Syntech Mindef fax
通过传真发给陈医生的信件

令人奇怪的是,在双方交换法律文件期间。陈医生收到了一封署名Syntech,信件。这封信件的日期是2009年3月,收信人的地址是国防科技局。这封信清楚的概述了它将不会支付任何费用给陈医生专利权。

Syntech,是这么写:

‘我们已注意到您关心在编号113446有关可能侵犯他们的专利权的问题。我们与律师一起研究他们的设计模型与我们提交所提交的文件编号No. 7108105610 的设计的医疗庇护所(Medical Shelter)后,我们的结论是,我们并没有侵犯人民的专利权。而且,我们也认为他们的设计缺乏新颖/或者独创性……基于此,他们是很难辩护他们的专利权。’

陈医生说,‘显然的,国防部是注意到有关侵权的问题的,并要求Syntech谈述有关这方面的问题。当时,这家公司决定不向我们获取专利权执照。”

“为什么国防部让他们怎么做呢?”

“反而,他们已经实际上的确定我们的专利权是可以能够挑战的。(我们的专利权)是在新加坡知识产权局确认了它的设计专利权后的啊!”

消耗战

陈医生所未预想到的是,这个案件已经拖延了2年,造成他耗费了大量的金钱,而实际上超过任何许可证所能为他公司赚取的数目。

陈医生说,‘这是一场消耗战。’‘国防部不仅有总检察署为他们辩护,他们也接触了Wong and Leow律师事务所。为什么他们需要这么多的律师协助他们?他们一直在爱拖延这起案件,他们辩称,我们的证人没空。这段期间,他们的拖延都是在造成专家为的诉讼费用。我已经没有剩余的金钱进行正常官司了。’

最终,基于难于承担高昂的诉讼费,陈医生在2014年1月份决定放弃诉讼。

国防部通过骚扰的手法,表面上要‘解决’这起案件。陈医生提出了将解决的条件要求条件,各方支付自己的诉讼费。他将不会索求国防部已经建造(在国庆节检阅展示的)车子专利权费。他将要求国防部支付接下来要建造的车子的专利权费用。陈医生认为,这是一个公平合理的建议。

但在法院安排开庭前的两个星期,国防部突然向陈医生扔下一颗‘反建议’的炸弹:他们除了要陈医生支付国防部所有的律师费和放弃索偿支付专利权费的一切要求,并且,他也需要把在新加坡开发的产品SWIFT的设计权和在其他7个国家已经注册的专利权一并交给国防部。

这意识陈医生不只会失去了他要求索偿原创者的专利权损失的权利,同时,他也无法使用所未SWIFT原创者与其他开发者在世界各地所拥有的权利。

陈医生说:‘我决定放弃诉讼的条件是,只要国防部停止侵犯我的知识产权,我将不会向国防部索偿他们已经建造的的那部车子。’‘反过来,他们却要向我提出追索他们的律师费以及同意给予他们无偿使用权。

尽管法院在2014年10月份剥夺了陈医生作为SWIFT产品开发者的权专利权力。当时,根据他获得的讯息,那个代理商到目前为止尚未到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完成撤销有关SWIFT的专利权的法定手续。

在这期间,Wong and Leow LLC 律师事务所已经向国防部开出了五十八万元的律师费。在没资金支付提国防部这笔律师费之下,陈医生的公司Mobilestats将陷入破产。这样一来,陈医生的公司的债权人可以接管专家公司的专利权,直到国防部决定撤销SWIFT在知识产权局注册的专利权为止。

陈玉医生说,‘坦白地说,我并不知道国防部对SWIFT的专利权有什么计划。’‘我所不知道的是,国防部已经仿造了五十八部与(SWIFT专利设计)一样款式的车子。这是为什么?我之前是一名医疗部队的营长。根据我个人的估算,整个武装部队活动所需的SWIFT开发的医疗车子数量是十二至十四部。为什么国防部需要建造58部车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