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英,美,新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在《网络公民》医疗系列第四部,我们将新加坡的 3M 制度(保健储蓄、健保双全及保健基金)与其他发达国家作比较。虽然现实世界还没有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医疗制度,但通过公开和诚实的审查最佳的实践(与最坏的失败),或许可以使我们做得更好,而不是通过笼统的发表如“当心西方的福利主义”,。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的驻外记者考察了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NHS) 和美国奥巴马医改 (Obamacare) 。最好的国家医疗保健应随市场调整,还是国家资助制度更加可行?从我们的分析看来,答案并非十分明确。

By Ghui

医疗保健和不断上升的费用,在新加坡一直是争论的焦点。在新加坡人所提出的各种顾虑中,不断攀升的医疗费用占首席。

这并不是新加坡独有的情况。在美国被称为 Obamacare 的医疗改革的可行性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可持续性,在各自的国家,每天都是头条新闻。大西洋两侧的怒火与激昂的辩论已被点燃。医疗保健涉及社会与个人,如此备受瞩目是有一定的道理。

美国、英国和新加坡的医疗保健制度有很大的不同。各种群体的需要也多样化。比较这些不同的制度将是徒劳之举。不过,我会尝试用各个制度的结果和目标对比它们的作用。

新加坡的制度(如果我们一概而论)是美国和英国的混合体。大致上,NHS可以说是由国家出资的。资金当然不是凭空而出。与新加坡相比,英国税金算是高的。英国纳税人得贡献一定比例的工资给国民保险制度 (National Insurance) 。对于所作出的贡献,任何纳税人都可以走进任何政府医院或诊所接受免费治疗(不包括每张大概15新元的处方)。该制度也承保那些供不起的国民保险供款的国民。

除非去私营医院或诊所,英国纳税人不必担心医疗费用。以一个在战后50年代所开发的制度,它是惊人和非常先进的。

然而,多年的管理不善,导致NHS捉襟见肘。它有庞大的债务,它的可持续性也是问题重重。 NHS 正在进行符合经济现实的改革。我相信 NHS 的可行性。然而它得根除工作重叠、不佳的记录保存与协调不力。

另一方面,美国是完全不同的。 在 Obamacare 成为法律之前,美国医疗保健可说是精英制度。很多的低收入美国人无法获得负担得起的基本医疗保健。美国的繁荣是建立在资本主义上。因此,它尝试将其医疗保健制度建立在自由市场上。毕竟,自由市场使美国成为世上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自由市场也应适用于医疗部门。

但是,正如保罗•克鲁格曼解释 (Paul Krugman) ,根据肯尼斯•阿罗 (Kenneth Arrow) 战后的开创性论文《不确定性和医疗保健的福利经济学》,医疗不能,如面包或电视,在市场上销售。首先,它是不确定性的——没有人知道何时会需要它,他们将需要什么,或者他们是否会需要它。其次,如果出差错,代价可能是一条手臂或腿(没有双关语意)。因此大多数人将无法咳出(再次说明,没有双关语意)一大笔现金。

荒谬的是我们得依靠保险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要忘记,保险公司基本上都是逐利企业,索赔被它们看作为“成本”。往往它们的利润与索赔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为什么当索赔困难重重时,我们还会惊讶?他们和我们索赔的目标并不一致。

总结——医疗保健不会在自由市场上正常运作,政府的干预是必要的。因此 Obamacare 能创建一个大众负担得起的保险市场。

毫无疑问,很多人会提到那些众多反对 Obamacare 的声音。然而,当你越挖越深,大多数抗议者的反对是出于缺乏了解,或是觉得 Obamacare 的应该走得更远。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但重要的一点是,这些问题都被提出、讨论和解决。

美国和英国正在改变他们的制度。这些问题正在政府核心中辩论和讨论,以及被媒体审查。各自的公民则密切注视这些进展。

这样的辩论对于有权利关注的公民是健康的,重要的是一个国家希望把医疗保健实施好。这是新加坡将需要看齐的,如果我们希望看到在我们的医疗保健制度的成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