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期望政府为你们解决所有的问题

李宁国

近日看到报章报道李显龙总理向人民放话:“不要期望政府为你们解决所有的问题”(大意如此)

问题是,很多人的问题是政策造成的,政府一直说我们的生活过得更好,但是应该是议员、部长、总理、总统的薪金飈升了,扪心自问,一般打工的,尤其从事劳动工作的人民,是否过得更好?

就以我的父亲和自己亲历的为例子吧。

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期,父亲一人开计程车每天奔波12到14小时,当年月入3000到3500元,并在1979年以两万七千一百元($27,100)分10年摊还贷款,购买了一间位於西海岸通道大牌730的四房组屋。当时,内阁有很多第一代建国元勳,他们所推行的政策,都是以人民为基础,记得,当时的口号,“居者有其屋”,就是让人民有个家,能组织家庭,努力工作,为国家做出贡献。

所以,尽管当时我“脸呆”看起来笨笨的,但是,能感觉到当时政府的一片苦心,所以,生平第一张选票,当然毫不犹豫的投给了当时的PAP,因爲,当年,就算是一个没什麽受过教育的人,只要肯努力,就可以很有尊严的过日子,因爲,“当年的PAP是不奉行福利主义。政府不给予任何津贴”,因爲不想把新加坡打造成一个福利国。

不记得在哪一年,新加坡政府修改宪法,允许国家为了发展征用土地,不必以市场价格赔偿给地主,因此,当年的李光耀尽管扮演“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很多地主一夜之间“什麽都没有了”,让很多地主蒙受很大的藏损失,包括养猪业,养鱼的,种植业者。但大部分没有土地的国人还是因此受惠,有了自己的安身之处,也都支持“当年的PAP”扮演的这个劫富济贫的角色。

当时的年代,物质生活只是一般。後来接任的吴作栋誓言,要把新加坡打造成如瑞士一般的国度。当时,我父亲也在幻想,自己以後可能更努力的工作,家人的日子可以过得更高。而那时候,我在一家日资企业工作,月薪大概1500元,公司扫地递茶的清洁工人,月薪是900元外加跟工人享有的一切福利。那是至少25年前的事情… … …

後来,我们并没有感觉日子好过,父亲开始面临政府新政策的影响,收入开始减少。记得印象最深刻的,是政府计划把的士的起程车资,从1.60元,一下子增加到2.00元。起价那天,整个新加坡的的士都没有什麽搭客,那一天,我父亲赔了车租,垂头丧气的回家休息。後来,甚至有的士司机爲了争取搭客,放了个大牌子在档风镜上,写著:“车资折扣20%”…後来政府才修改了起程车资,搭客才逐渐回流。

还有,那时候政府突然间把的士的柴油税一下子从1000多元,一下子调高到7000元。就是那个时候,人民的日子非但没有如瑞士那样的舒适,普罗大衆的生活可以感觉到日子不是太好,物价上涨,组屋的价格也在那时候开始“有系统”的大幅度“增值”。

我一直想不通的是,现在的PAP政府,爲何要拉一般普罗大衆,当政治棋子,把屋子的价格大幅度的增值?想让当年罗宾汉低价收购的土地大幅增值,那益了国人吗?有良知的政策,就应该把炒卖房地産限於私人房子。政府的“居者有其屋”的概念被模糊了,不能以此谋利,那,是人民的一个家,并非只是一间房子,政府开始改变的住屋政策,正是带领人民走向苦难日子的“元凶”。再说,人民只是向政府租赁99年,而非世代拥有这些房産。

最无法忍受新移民无知的一味奉承现在PAP如何的好,因爲,以上说的,都是土生土长新加坡人的经历,这些等果实成熟再来的人,完全不清楚政府当年“历史承诺”的概念,如今都已经成了泡影。以一个简单的逻辑来解释,一个在大选无法实现的承诺,是什麽?是没有诚信吗?

没有参与国家奋鬥的阶段,只在国家分享果实的时候,再进来“种植更多的果树”,但是,成熟的果实都不是掉入大多过去为国家奋鬥付出努力的老一辈人的人民的口袋,反之,爲了所谓再种植更过的果树,人民就一下子沦爲这些美丽堂皇的藉口的牺牲品。

问一问,25年後,现在的的士司机的收入吧,扣除他们所须要承担的开销,剩下的有多少?问一问当清洁工人的朋友吧,25年後,他们的月薪是多少,还能享有一般工人的福利吗?问一问你自己,可能有3000元的薪水,扣除日常生活开销,房子贷款,你还有多少钱可以享受瑞士般的生活。

问一问,平均人收入7000元到底是哪些人?每个新加坡人都有至少100万元的净资産,是说房子吧,那卖了吧,有了100万,是要移民(100万可以移民到哪裏)?还是到东海岸紮营过日子?

鼓励人民炒房産,然後推出几个没脑的部长,说建屋局成本高,须要买地建房子…他们都不知道过去罗宾汉强征民地的用意吗,还是罗宾汉变成了加勒比海的大海盗?爲了创造天文数字的GDP,證明自己值得那麽高的管家薪水,无所不用其极的,连赌场一建就是两间,当年在国会一公布,全新加坡人的眼镜都摔破了…

社会问题因爲PAP政策的改变,加上肮髒的政治手腕,反对党一再被打压,表面是获得人民强有力的委托,其实龌龊的政治气候,加上PAP无视网络民意,才开始让民生问题恶化,外包行业就是罪魁祸首,“有心人”以此剥削员工,为製造更大的利益,把原本好制度给滥用了。

人民付世界级的薪水要没用政府是当花瓶的吗?不知道“无能”就该“让贤”这句古训吗?也难怪,李光耀一直喊话,找不到认同PAP党纲的青年才俊加入,所以,就只能造就一个只懂“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新一代PAP政府,作对了是他们的“远见”,做错了永远是人民的问题,很多政策非但不止治不了治标,更遑论治本,也因此还延伸出更多新问题。

“不要期望政府为你们解决所有的问题”。

(现任总理)李显龙,你在说什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